目前喜欢周江、叶蓝,以前比较萌迪云、忍迹、XS,真人CP已不萌,写完国王皇后,就退圈。另外就是,除了肉,我也不会写啥了。

周江肉9.4

周泽楷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脑上的监控视频,作为一家酒吧的老板,虽然聘请了店长,但是,他还是比较管事的,经常也会看看监控什么的。

咖啡煮好了,周泽楷起身去倒了杯,又回到了电脑前,准备关掉监控视频,来几把游戏,谁料正当他打算关掉页面的时候,视频里忽然发生了一些波澜,他的手停住,他玩味地看着,周泽楷放下咖啡杯,穿上风衣匆匆从办公室冲出。

江波涛在昏暗的舞池里艰难地移动,他知道身后的猎人子弹已虎视眈眈,从肩膀的掉落的血止不住,应该是纯银的子弹,在灼烧着皮肉。江波涛红着眼,体内鲜血大量流失,导致他现在无法忍耐对周围人的渴望,他希望借着拥挤的人群来隐藏自己,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,他只希望追杀的吸血鬼猎人里没有同类。

周泽楷下了楼,在涌动的人群里,很快就发现正在艰难逃命的江波涛,他穿过舞池,向那个瑟瑟发抖的人靠近。

江波涛感到一种压迫感在靠近,转身挥手向下,被来人抓住手腕,尖锐的指甲离周泽楷的咽喉只差一点点,周泽楷一挑眉,笑着说:“别害怕,我并不是来杀你的。”

江波涛盯着周泽楷,他确定面前的男人不是同类,但是,他却没有变的更加放松。

周泽楷把身上的风衣脱下,给江波涛披上。

“我知道你被追杀,要我救你么?”

江波涛怀疑地看着他,不确定。

“还有十米。”

江波涛惊惶地回头张望,他知道猎人在靠近,但是他没有失了分寸,他看着那张好看的皮相,问道:“你要什么?”

“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还在犹豫?要来不及了哦,来吧。”

说着,周泽楷张开手臂,江波涛想了想,还在扑进他的怀里,周泽楷抱紧,只是一瞬,江波涛便被带离了原地,应该是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。似乎暂时是安全了,江波涛腿软地坐在地上,捂着肩上的伤口。

“你受伤了,是银弹?”

“当然。”

江波涛表情狰狞,看来是真的很痛,周泽楷将他抱上床,拿了工具在床沿消毒,江波涛脱了上衣,趴着等待他帮忙取出银弹,结果扭头看到周泽楷在不紧不慢地消毒,气到快昏厥,他不耐烦地说:“消什么毒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吸血鬼。”

周泽楷没什么反应,继续消毒。

“你这是故意折磨我吧?!!”

“竟然被你发现了,啧啧。”

“混蛋。”

“来了来了。”

江波涛顺从地趴在床上,周泽楷按住他的肩膀,用刀割开伤口,江波涛喘着粗气,浑身抖得厉害,周泽楷慢慢地用镊子在血肉中夹出一枚银色的子弹,江波涛发出了痛苦的呻吟。

“该死的银弹。”

取出银弹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迅速愈合,周泽楷取了毛巾回来,伤口只剩下湿滑的血渍,江波涛虚弱地坐着,浑身颤抖着。

周泽楷站着没动,隔着一两米的距离看着江波涛,他的指甲慢慢地变成尖爪,长出了尖锐的犬牙,利索的短发几乎只是几秒的时间就长到了及腰。吸血鬼有控制自己肉体的能力,但江波涛现在的样子,大概是因为失血过多,怕无法完整控制了。

江波涛抬起头,深红的眸子里血色泛滥。

周泽楷走近,抬起江波涛的下巴,那双眼睛在灯光下,宛如闪耀着暗彩的红宝石。

“呵呵。”

周泽楷转身从冰箱里取出一包血袋,扔在江波涛的面前,江波涛毫不犹豫地用尖牙咬开袋口,如狼似虎地吞咽着,江波涛用了近几年少有的狼狈的样子喝完了这袋血,这么一小袋,真的远远不够,不过,也让他恢复了少量的体力,他慢慢地让犬牙、指甲和长发恢复成平时的样子。

“喝完了,我的宠物?”

江波涛对这个称呼有些不满,皱起了眉,他还很虚弱。

周泽楷吹着欢快的口哨,收拾着药品刀具等,顺手把沾了血迹的衣服也扔了,江波涛后知后觉地发觉那件风衣是巴宝莉,是不是要赔钱?

“那个……你把支付宝给我,我给你转个钱吧?”

“恩?”

“那件衣服脏了吧?”

“不用,我有很多。”

好吧,看起来是个有钱的爷啊。

“我叫江波涛。”

“周泽楷。”

周泽楷盯着江波涛许久,没有回答,江波涛倒没有介意,接着说:“你救了我,作为回礼,我帮你实现一个愿望吧。”

见周泽楷还是直直地盯着自己,江波涛似乎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他从床的另一边,爬到周泽楷的身边,柔软微凉的手臂缠上他的颈项。

“还是说你想要我的身体?可以哦。”

周泽楷闻言,抬头,这张脸只是清秀,漂亮的眸子里,不断闪现的红色,太惑人.

不喜误入


评论(2)
热度(8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