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喜欢周江、叶蓝,以前比较萌迪云、忍迹、XS,真人CP已不萌,写完国王皇后,就退圈。另外就是,除了肉,我也不会写啥了。

非和平复合(r18)

本来只打算写五千字玩玩的,写到结束,都八千了,我太懒了,跳了很多过渡片段,这篇其实能写个一两万字吧。有什么想看的肉或者是设定都可以留言给我,我挑我擅长的写写看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一个初夏,刚吃完饭的午后,万物都在昏昏欲睡,江波涛一条微博宛如平地一声雷,把众多网友都惊醒了,他只发了五个字:已和平分手。

鉴于此前江波涛和周泽楷轰轰烈烈的出柜宣言,所以,很显然,和谁分手已是不言而喻了,一瞬间,江波涛的微博就被刷爆了,连带着沉默着的周泽楷的微博也被刷爆了,两人的大名竟然一起又上了微博热门话题。这点江波涛也有些始料未及,看着手机被微博的消息卡到死机,他叹了口气,退出了微博,手机又进了方明华的电话,江波涛下意识就想拒接,结果手一抖,还是接了,他认命地将手机凑近耳朵。

“你们怎么回事啊?”

“如你所见,分手了。”

“怎么忽然就这样了。”

江波涛想了想,叹了口气。

“我也纳闷,怎么这样了呢。你也知道,我和他退役以后,我忙着联盟的事,他游走于娱乐圈和电竞圈,也挺忙的,当然也并不是因为聚少离多而分手,而是,我觉得,为了和他在一起,我太辛苦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恩……大概就是我连着几天忙着联盟的事,间隙休息只要他一句话,我就要赶到很远的地方去找他,有时候,我在想,如果他不是那么优秀,我是不是也不用这么辛苦。”

方明华听了一会儿,忍不住说:“其实,很多事情,你可以拒绝,也可以和小周交流一下,我敢保证他都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分手。再说了,他的工作你也懂得,有的时候也是非常辛苦的,你也就多迁就下啊。”

“是啊,我也想多迁就他啊,可是有时候也会想,凭什么呢,因为我赚的没他多,我的工作都是幕后的,所以我就没他辛苦?我也很累啊,有些时候,我一个人累到连叫外卖的力气都没有,躺在沙发上,他至少还有经纪人、助理,我一无所有,一个人。你告诉我,凭什么呢?”

江波涛的反问,让方明华说不出话来,确实,凭什么呢,谁的工作不辛苦呢,凭什么就认定江波涛必须在这段感情里付出更多,迁就更多,就因为他和周泽楷在一起了?这是什么歪理,周泽楷很优秀,难道江波涛就不优秀,不努力了?

江波涛没有在意电话那头的沉默,干脆把话全说完了,心里痛快些。

“爱他太辛苦,我选择放弃。”

方明华听了,半天竟只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。”

江波涛笑了起来,说:“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,哈哈。”

“这些话,你对周泽楷说过么?”

“没有,感觉很难开口吧。”

“那你和他说分手,他什么反应?”

“不可思议,感觉还和小孩子似的,网上有句话还是挺对的,新娘,就是新的娘,而我已经累了。”

“那你们会复合吗?”

“我觉得应该不会吧,其实我已经下定决心了,最近我会换个手机号码,清静地度过这段时间,刚刚发完那条微博,正想关机,你的电话就进来了。”

“行,那你关机吧。”

“恩,过段时间再联系吧。”

江波涛愉快地挂断电话,干脆地关了手机,最近怕是很难熬,还是稍微避一避风头吧,好在他还是很有先见之明地请了长达一个月的假期,也买了备用手机。

然后呢,是出去旅游呢,还是在家窝着呢,江波涛捏着手机,躺在柔软的布艺沙发上发呆。

这间公寓是江波涛进入轮回的第二年买的,不是很大,仅仅把它当做一个偶尔落脚放松的私人空间,周泽楷来过,对这件房子的装修风格一直赞不绝口,更可怕的是,江波涛竟然还清楚地记得两人在这张沙发上做过,想到这里,江波涛膈应地起身,回卧室收拾起了东西。

赶紧走,远离这个是非之地,这是江波涛两小时后在机场的想法,但事实证明,江波涛没有多想,他从公寓拖着旅行箱刚走半小时,周泽楷戴着口罩就找上门来了,疯狂按了十五分钟的门铃,差点引起公愤。

下了飞机,江波涛觉得自己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似的,当然只是他觉得,首先他就遭遇一件可怕的事,出门旅行必备的某APP无法登陆了,没法叫车,没法预定酒店,没法定行程……好吧,江波涛只能拦了机场的出租车,结果,这黑心的出租车司机绕路,还害他晕车,被宰了大几百,江波涛忍着晕眩恶心的感觉,只能认栽,付钱下车,拖着沉重的旅行箱,边走边问哪有酒店,好不容易,到了最近的酒店,结果告诉他已客满,江波涛只能选择了第二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,掏卡刷了让他心在滴血的价格。

躺在酒店的床上,江波涛盯着天花板发呆,手机响了一声,江波涛抓了看了下,结果,没拿稳,巨大的手机迎面掉下来,江波涛被砸的有点懵,觉得嘴唇好疼,伸手摸了下,被生生砸出血,他盯着手上自己的血,神色复杂,过了一会儿,才抽了张纸巾,细细地擦干净了,捡回手机,准备叫个外卖。

有什么办法呢,生活总是充斥了各种不如意,江波涛无力去改变,只能让自己过得好些,比如叫个美味而又丰盛的外卖,很快,江波涛发现让自己过得好些都那么困难,支付页面上的付款失败的字样,让他濒临崩溃,又试了好几次,还是如此,江波涛开始怀疑人生,不过,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。

江波涛翻出旧手机,打开,缓了两分钟手机才能正常使用,他打开微信,爆炸的消息里,他找到了周泽楷发的消息,问他去哪了,说不想分手,江波涛翻了个白眼,没理他那些话,直接发了语音过去——

“周泽楷,账号和银行卡是你搞的鬼吧?!”

对面秒回,看来一直等着自己联系他吧,江波涛苦笑着摇摇头。

“恩,想你,回来。”

“周泽楷,我们之前不是说清楚么?别把自己还当成小孩子,我不是保姆也不是你妈也不是你的经纪人,我已经受够了这种关系了。”

“我可以改。”

“改不了的,你都快三十的人了,还能改什么呢?狗改不吃屎。”

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说:“江,我一定改,不吃屎。”

江波涛无语地仰头叹了口气,心累道:“别他妈瞎折腾了,我不和你过了,你爱和谁就和谁吧,抱歉,我是一个自私的人,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,无法那样迁就你。”

“对不起,是我太自私。”

江波涛合了眼,又睁开,没有回答他,手机却又疯狂地响了起来,江波涛解锁只看到,微信上满满的周泽楷的转账,说是你这几天你所有卡都被冻结了,先用我的钱吧。

看到这话,江波涛当即就爆了一句粗口,气到手指都在发抖,他觉得这个时候如果拿了这钱,莫名的有种耻辱的感觉,所以果断地选择了无视。

江波涛在微信上找方明华借了钱,然后,又下楼,费劲地去找人套现去,真是心累,再次回到酒店房间后,他立刻又找人帮忙定了明天的机票,准备回去,江波涛毫不怀疑,如果他再不回去,周泽楷还能整出更多幺蛾子,他真的是怕了。

第二天,江波涛灰溜溜地又回到S市的公寓里,这短短的24小时内,鬼知道他经历了些什么,他花了几个小时把自己所有的账号密码都改了一遍,打了几乎所有的客服电话。处理完所有糟心的事情,江波涛才去冲了个热水澡,在镜子前吹头发时,他才发现糟心的事,还没完。

江波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放空了脑袋,锁骨上的那个刺青,时刻都在嘲讽他似的,他抬手盖住那个印记,闭上眼,安静的空间里,他好像听到了水龙头滴下的水,呆站了许久,江波涛低头,喟叹,擦了下眼角。

从昨天中午到今天的下午的三十多个小时,江波涛仅睡了三四个小时,奇怪的是,他竟不困,大概是失眠了,反正也睡不着,江波涛干脆出门了,没开车,打的,车开了很远,停在了一家偏僻的纹身店门口,江波涛下了车,出租车都开走了,他还是站在门口,他需要下定一个决心。

江波涛戴着口罩和前台的小姐咨询,前台小姐纳闷地看着这个故作神秘的男人,但还是服务态度很好地和他说:“您是要……?”

“额,我之前在这里纹身,然后,现在要洗掉。”

“这个,纹身清洗的话,过程很痛苦,而且可能会留疤哦。”

“没事,我来之前百度过了。”

“那既然您都了解的话,那我帮您预约吧。”

江波涛有些吃惊地问:“还要预约?”

“是啊,现在人比较多,采取了预约制。”

“我可以加钱,你帮我现在安排好吗?”

“这个不行的哦。”

江波涛有些泄气地说:“那行,帮我预约吧。”

“预约时间为25号,如果您时间上不方便的话,可以来电改时间。”

“那谢谢了。”

江波涛登记完了,准备离开,总觉得,这个纹身不立刻清洗掉的话,下次,他大概就没这么坚定了,毕竟,很疼不是么?

“江?!”

是小周的声音,江波涛抬头,看见周泽楷的瞬间,就被他抓住了手。

周泽楷真没想到会在这里和江波涛不期而遇,他紧紧抓住眼前的人,本来还不知道说什么,可是他注意到了这个地点后,露出了微妙的表情。

“你来做什么?”

江波涛被周泽楷的气势吓得忍不住后退了一步,但他也不服软反问道:“那你来干嘛啊?”

“我来纹身,你呢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江波涛还真的有些不敢说,周泽楷现在样子,像炸毛的猫,哦,不对,是被抢食的狮子,周泽楷不多说,抓了人,往前台带,江波涛僵持着不肯动,周泽楷也有的是办法,他扭头问前台小姐:“他来干嘛的?”

前台小姐非常有职业道德,温柔地回答:“这属于客人的隐私,我是不能随便告知您的。”

听到这话,江波涛松了口气。

“切,”周泽楷扯下口罩,朝前台小姐示意了下,然后又问:“认得我?”

“额……认得,老板的熟人。”

“所以有什么事让你老板来找我。”

然后,前台小姐毫不犹豫地就出卖了江波涛。

“江先生来预约清洗纹身。”

天哪,这看脸的世界,一下子就被背叛了,江波涛欲哭无泪,他扭动了一下手腕,周泽楷不松手,戴上了口罩,就把人往楼上带,江波涛抓着楼梯的扶手不松手,一副打算抗争到底的样子。

“松开。”

“你放开我。”

“你要想闹到所有人都知道就闹吧,我无所谓。”

周泽楷实在是太会拿捏江波涛了,很快江波涛就噤了声,周泽楷将人拉到卫生间,两人挤在一间卫生间内。

“小周!你要做什么!”

“我要检查一下。”

“什么?”

周泽楷没回答,低头去解江波涛的衬衫扣子,江波涛捉住周泽楷的手,想要阻止他,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实质意义,毕竟周泽楷的身高和体型太有优势了,微微用力,就能制住江波涛这只弱鸡宅男。

“咳,”外面传来了一个男人尴尬地清喉咙的声音,江波涛僵硬地屏住了呼吸,外面男人又接了一句:“低调点啊。”

说完,倒很识趣地就走了,江波涛却是被这话羞到脸都烧起来了。

“呵呵。”

周泽楷用那双好看的手斯条慢理地解着江波涛的衬衫,江波涛不自觉地有些发抖,衣领被解开三颗扣子,然后露出了白皙的皮肤,周泽楷的指尖反复摩挲着锁骨的肌肤,那上面刻着他的名字,他笑着把江波涛抱在怀里。

“不准把我的名字从你的身体上抹掉。”

江波涛闷闷地说:“这名字,已经是过去时了。”

“不,我不是还在?”

“花了这么多年,我只明白了一件事,好的工作伙伴并不会成为好的情侣,之前是我想太简单,现在我觉得分手更适合我们。”

“我不同意。”

周泽楷抱着江波涛不松手,他皱着眉想着所有挽回的办法,江波涛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压抑的情绪都快失控,周泽楷再不松手,他很难控制住自己不去揍他,当然,他在思考的时候,身体已经优先行动,拳头上了周泽楷的脸,对方竟没有躲,大概是没料到江波涛会真的动手。

“咳。”

周泽楷被那不轻的一拳头打的偏了脸,却依然不放手,江波涛咬着下唇,不想道歉也不想去关心,两人在狭小的隔间里僵持。等周泽楷再次抬起脸,江波涛看到他的肿起的嘴角,有种说不出的狼狈,忽然就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,江波涛忍不住勾起了嘴角,周泽楷虽然不明所以,但是看他笑了,凑上前,小心翼翼地亲吻江波涛同样也受伤的嘴角。

“你……明明就不相信我……”

两人之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忽然就沉下来了,周泽楷抬起左手,江波涛这才发现他的无名指上有了新纹的纹身。

“我让老板以你的名字缩写为原型设计的,独一无二,这样全世界看到我,就知道我是你的了。”

江波涛内心动摇得厉害,果然,应该更早来清洗这个纹身的,这样,他不会像现在这样为难。

“放开我。”

“不。”

“你这么无赖,我要叫救命了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江波涛却是哭了出来,他拼命地挣扎了起来,周泽楷费劲地抓住他的肩膀,江波涛颤抖着说:“我求求你,放过我吧,别逼我了。”

周泽楷指尖用力。

“我做不到。”

“你太自私了。”

江波涛觉得自己快崩溃了,从昨天到现在,那些沸腾的情绪和思绪在喉间灼伤着他,他忍不住地哭出声。周泽楷心疼地看着江波涛,然后抱起他,用异常冷静的口吻说:“那你就在我怀里疯掉吧。”

不喜误入

评论(12)
热度(1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