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喜欢周江、叶蓝,以前比较萌迪云、忍迹、XS,真人CP已不萌,写完国王皇后,就退圈。另外就是,除了肉,我也不会写啥了。

国王皇后,各自为政

国王皇后,各自为政

  床边的手机铃声刚响起,张艺兴便伸手拿起,勉强睁开眼睛,看到是边白贤的来电,便硬是把起床气压下去了。

  “喂?你知道现在几点吗?”

  “嘻嘻,现在是八点半点,晚上,我带你去一家新开的酒吧去嗨啊。”

  张艺兴没好气地说:“没空,你以为我和你一样,整天没事干。”

  “我交了一个帅哥男朋友哦。”

  “然后?”

  张艺兴这么兴致缺缺,边白贤倒有些不得劲了,他在电话里就扯起嗓子说:“我和你说,真的很帅哦。”

  “切……”

  “晚上你到底来不来?”

  “知道啦,知道啦,晚上你来我公寓下接我就是了。”

  得到回应,边白贤便心满意足地准备挂电话了,张艺兴超长的反射弧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二十年恋爱都没谈几次的白贤竟然会有男朋友,这是什么情况。

  “白贤,等等,别挂电话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有男朋友了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我和你认识七八年了,可从不知道你喜欢男人啊。”

  “因为,他长得真的很帅啊,而且,对我也好。”

  “他做什么的?”

  “和我一样,无业游民啊,xx集团是他爸的。”

  张艺兴倒是吓了一跳,xx集团可是比边白贤和鹿晗家的公司要大得多,他们要是真在一起了,这还不是一般有钱能够形容的,他调笑道:“你们要是成了,那还不是强强联手?商业联姻都可以免了。”

  “话说,他几岁啊?”

  “32。”

  “忒么奔四的年纪还吃20岁的嫩草,他吃得动么。”

  “别这么说,他看起来其实和我差不多大的样子。”

  “切……你就吹吧。”

  “真的啦。”

  “算了,不和你斗嘴了,晚上见吧。”

  

  晚上,张艺兴坐上边白贤的保时捷,风风火火地赶到酒吧,边白贤熄火锁车,张艺兴搭着他的肩膀说:“你还真行,把一辆保时捷开得和我的丰田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安全第一,开慢点好。”

  说着边白贤收好了车钥匙,带着张艺兴进了一家名叫KING的酒吧,张艺兴看了眼发光的霓虹字,不由地皱眉。

  “白贤,我记得你从不去酒吧,除了我负责的酒吧。”

  “这家店是我男朋友开的,他让我来的。”

  “嗯?”

  张艺兴若有所思地看着边白贤,他只是轻声地争辩:“他说成年人也应该学会泡吧来轻松一下。”

  “哼。”

  张艺兴也没打算去深究,只是想要好好地会会白贤口中的那个男朋友。

  侍从为边白贤打开VIP包厢的门,和外面不相上下的嘈杂声迎面扑来,不同的是,外面是舞池里强劲的DJ舞曲声,包厢里则是音乐混杂着猜筛子的人声,烟气缭绕,张艺兴瞬间调整了表情,温和地笑着走进包厢,他扫视了一番,最后眼神停留,认出了那个叫吴亦凡的男人,单从长相上来说,真的是帅到不科学。

  边白贤站在两人中间为彼此做了下简单的介绍:“他就是吴亦凡,这是我好友张艺兴。”

  “你好,我叫张艺兴。”

  吴亦凡伸手与张艺兴握手,得体地说:“很高兴认识你,想要什么可以随意点,今天我做东。”

  张艺兴松了松手,暗示对方可以松手了,吴亦凡却什么都没感觉到似的,依旧紧紧地抓着,张艺兴有些不自在地抽动手,吴亦凡却用指尖轻轻挠着他的手心,张艺兴维持着脸上的笑容,装作很没发觉到吴亦凡的挑逗,扭头与边白贤说话。

  待吴亦凡发觉自己是自讨没趣后,他只能尴尬地松手,边白贤紧挨着他坐下,张艺兴选了一个有点距离的位置坐下,侧身与旁边的人寒暄了下,吴亦凡先开口问:“艺兴,你是做什么的?”

  吴亦凡开口和边白贤一样叫他艺兴,张艺兴被惊得差点就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,瞬间脑补自己越过边白贤,直接揪住吴亦凡的衣领,给他左右两巴掌,然后问他,谁他妈的准你这种花花公子这么亲昵地叫我了啊,不过,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,下一秒,张艺兴笑着说: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。”

  一旁的边白贤挺张艺兴如此自贬倒有些不高兴了,急忙接着对吴亦凡说:“你别听他胡说,艺兴他很厉害的,他其实是……”

真没法,这个人什么话都藏不住,张艺兴只好笑嘻嘻地打断卞白贤的话。

“我只是个酒吧店长罢了。”

  “哦?”

  吴亦凡似乎很感兴趣,竟然端了酒杯,绕过卞白贤,在张艺兴身边坐下,张艺兴偷偷打量了一下卞白贤,对于吴亦凡这种反常的举动,他竟然没有任何诧异或是不悦的表情。

  “你负责的店是?“

  “QUEEN。”

  “那可真是大名鼎鼎,请问你有意向跳槽吗?”

  “暂时还没有。”

  “我可以开双倍价钱。”

  张艺兴摇了摇头,抿了下嘴,放松后,才说:“不行呢,我和QUEEN签了三年的合同。”

  “违约金我可以帮你付。”

  吴亦凡执意要聘请他的举动让张艺兴很吃惊,甚至是有些烦躁。

  “我不想违约。”

  “是么?今年是第几年了?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“那……下家到我店里来吧。”

  吴亦凡这种不给其他人丝毫思考和选择就擅自决定的行为,让张艺兴感到窝火,但是他还是笑着说:“请让我考虑下。”

  吴亦凡转身凑近张艺兴,盯着他说: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  忽然凑得这么近的一张好看的脸,让见惯美人的张艺兴也差点被蛊惑了,他移开眼睛,看着手中的酒杯,故意用轻佻的语气说:“我也是啊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

  吴亦凡自觉和张艺兴是讨不到口头上的便宜,所以他是能干笑了几下,然后又回到卞白贤的身边,随后两人玩起了骰子。张艺兴也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不合群,所以也和身边的人猜起了骰子,在连赢四盘后,对手接连被罚喝了四杯酒,忍不住举手投降和他聊起了天,张艺兴也乐的清闲,换了一杯饮料端着,本打算摸清楚周围人的身份,因为看上去各个都是非富即贵的样子,但是扭头看见吴亦凡和边白贤在一边竟然还在和骰子较劲,便凑过看看。

  “嗯?怎么了?”

  张艺兴凑近边白贤看他和吴亦凡斗骰,他忍不住勾起嘴角,那个吴亦凡总是偷看边白贤的骰子,而傻乎乎的边白贤竟然还没发现,张艺兴碰了下他的腰,轻声道:“小心他偷看哦。”

  边白贤却自信满满地让张艺兴放心,张艺兴只能摇了摇头,他还真是傻得可爱。

  看着边白贤一盘一盘地输,张艺兴有些着急,悄悄看了看吴亦凡,也看不出他什么想法,难道是想把白贤灌醉?

  边白贤连喝了五杯酒之后,张艺兴忍不住伸手,接过他的酒杯说:“我来喝吧,你都喝得上脸了。”

  边白贤明显是有些醉意了,红着脸说:“没事……”

  张艺兴无奈地把自己的果汁递到边白贤的手中,接过酒杯打算一饮而尽,吴亦凡却按住了张艺兴的酒杯。

  “你不许替他代酒。”

  闻言,张艺兴先是冷脸地挑眉,而后,慢慢地勾起了嘴角,有意思,谁料一脸冷漠表情的吴亦凡竟突然笑了起来,接着说:“我看白贤有些喝多了,你开车送他回去吧。”

  张艺兴眯着眼,瞥了眼吴亦凡,阴阳怪气地说了句:“那真是谢谢了。”

  张艺兴拉起边白贤,从他身上找出了车钥匙,正欲离开,却被吴亦凡抓住手腕,他忍住想要甩开的冲动,抬头问:“做什么?”

  “只是想问你手机号码是多少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待会儿,我想打电话给你,确定白贤是不是安全到家了。”

  听到这样的话,张艺兴差点当即就笑场,这样要电话号码的借口,听来真是可笑,更可笑的是,这个人竟然是自己好友的男友,张艺兴似笑非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样啊,那我送白贤回家后,用他手机发条信息给你报个平安吧。”

  看到吴亦凡被哽住,当即就说不出话的样子,张艺兴立刻心情很好地与他道别,心底偷笑到不行。

  “艺兴?”

  “来了,来了,大少爷,请你走直线好吗?”

  张艺兴扶着边白贤摇摇晃晃地离开,把他扔进保时捷,看着他无奈地笑了笑,轻声说了句:“真是个傻逼,没得救了。”

深夜的城市寂静地让人有些癫狂,张艺兴一路飙车,到了卞白贤的公寓里,把他简单收拾了一下,扔在床上,把手机放在边白贤的床头柜上,想了想,还是没有发信息给吴亦凡,那种花花公子,还是少接触为妙。

把钥匙放在床头柜,再看了眼边白贤的睡颜,张艺兴才安心地回家。

  

  大脑渐渐清醒,张艺兴在床上扭动了一番,拿手机看了下时间,10点18分,时间刚刚好,无论昨晚多晚睡,他都会在十点半前醒来,在张艺兴看来,这是人基本的自制力。

赖了会儿床,张艺兴洗漱后,开了音响,坐在沙发上用平板翻看邮件,顺带看了看今日的新闻,而后空虚地呆坐,过了好一会儿,他拿了根烟叼在嘴里,靠上沙发,慢慢地仰起头,他就这么看着天花板,嘴朝着视野中的空中吐着烟圈。

带着余热的烟灰落在脸上,张艺兴伸手拂去,把只剩烟蒂扔进烟灰缸,整个人仿佛也燃烧殆尽般虚无。

音响里反复播放着的卡农,张艺兴深呼吸了几次,然后坐直起身去厨房打开冰箱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凑合做顿午餐。

就在张艺兴煎着鸡蛋,锅里油星四溅的时候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张艺兴急忙小跑到客厅,拿起手机,看了下来电人,是鹿晗,张艺兴歪了下头,接起电话,转身去厨房去关小锅底的火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今天有人问我你的事。”

“嗯?”

“问你和QUEEN的合约。”

“然后呢,你怎么说的?谁问你的?”

张艺兴关了火,一边做三明治,一边迅速思考。

“是我一个不太熟的朋友问的,我问他为什么问这个,他说只是好奇,但是听来就是个借口吧,他问你的合约多久,我当然说保密了,我还没傻到给别人套话呢。”

张艺兴咬了口三明治,含糊地说:“我想到个可能的人,昨天我去白贤的男朋友的酒吧里玩……”

“什么!卞白贤竟然有男朋友了?!开玩笑吧。”

“真的。”

鹿晗在那头鬼叫起来:“你竟然没有看好他!他那么傻,肯定会被人骗啦。”

“我也不是他妈,哪会无时无刻看着他啊,”张艺兴烦躁地喝了口牛奶,把跑题的对话带回正题上来,他清了下喉咙,接着说:“先不和你说这个,白贤的男朋友叫吴亦凡,是xx集团的总裁,他问我合约的事,还说想挖我去他店里。”

“卧槽,这是什么情况,这么明目张胆,抢人呐?!”

“对了,让人无语的是……我说了,你别生气啊……”

“说!”

“吴亦凡开得酒吧名字叫KING。”

话筒前沉默了几秒,就听见鹿晗阴沉着声音说:“这是和我们对着干的意思么?”

“这我也不太确定,我个人觉得他似乎是和我们杠上了,你看连名字都……”

“切。”

鹿晗不做声,张艺兴知道他有些生气,或者说,也不是生气,只是介意吧。

“那我和QUEEN和合约的事怎么说的。”

“当然是续订了呗,你下一步还没打算好吧,呆在我店里比较安全。”

“呵呵,那合约再续订三年,违约金翻倍吧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某人为了挖角,说愿意付违约金呢。”

“这么好,小心另有图谋啊。”

“已经图谋了啊,昨天当着白贤的面,竟然还撩拨我,真是……”

“反正,我是相信你能力的,但什么事还是小心点,最近是危险时期。”

“知道了,我会的。”

“我晚上会到店里来,顺便把新的合同带给你签了。”

“好的,对了,合同的违约金改成原来的四倍。”

“什么情况?”
“吴亦凡说愿意付违约金,所以我还是把违约金抬高点吧。”
“张艺兴,你太有先见之明了。”
“不过,以后吴亦凡要是帮我付违约金,拿钱必须对半分。”
“行!”

接完电话,张艺兴还在思考这一连串的事,按照张艺兴对吴亦凡的理解,这人近期肯定还会出现在他的生活之中,他觉得有些困扰,大概是因为有白贤这层关系,对吴亦凡的态度总有些投鼠忌器的感觉。

翻看了下日历,今天15号,晚上有表演,张艺兴换上宽松的白色衬衫和破洞紧身的牛仔裤,打理了下自己的仪容,便去了QUEEN。

酒吧下午一般是不开店的,张艺兴有时候会提前去开了门,坐在里面抽烟,偶尔会自己动手打扫打扫前夜留下的垃圾。

张艺兴推开酒吧的大门,一边打开门窗通风,一边检查有没有什么醉汉不小心被关在这睡了一晚,一圈检查下来,没发觉什么异样,他才放心坐在一个昏暗的卡座里休息,不小心就睡着了,等到一个小时后才被上班的员工给吵醒。

“店长。”

“嗯。”

张艺兴揉着眼睛从卡座里坐起来,迷迷糊糊地应了声。

“晚上照旧你还上台表演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去打扫下舞台。”

“嗯。”

人走了,可是张艺兴依旧睡意朦胧,他慢慢地倒下去又快睡着了。

“张艺兴,别睡啦!”

张艺兴睁开一只眼,看了下鹿晗,又合上了。

“别睡啦,你脸上的妆都花了啊。”

鹿晗力气倒是大得很,很轻松地就将张艺兴从沙发上抓起,扶正。

“鹿爷,你放过我不行吗?”

“不行,你快和我说说那个和我们店杠上的那个混蛋。”

张艺兴无可奈何地说:“脸很帅,别人是闷骚,他是明骚,很有钱,就这么多……”

“呸,有小爷我帅么?!”

“没有没有,潘安都给您跪下了。”

手机震动了下,张艺兴低头打开接收消息,是白贤的,看完,他就笑着看着鹿晗,鹿晗给他看得发毛。

“张艺兴,笑毛啊?!”

“白贤来消息了,他问我晚上在不在酒吧。”

鹿晗心领神会地接着说:“所以呢,吴亦凡要来?”

“对。”

“那我也要留下来,会会他。”

“别,鹿爷你现在可不能和他正面交锋,还是让我应付他吧,让他觉得我们店就是个普通的店,他觉得没有意思了,就不会再出现在我们周围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,你以为小爷我怕他了?”

“不是,我最近很忙,有什么让我应付,你就别给我找麻烦了。”

“切。”

“好啦,你算是我的杀手锏呢,得藏着啊。”

“不和你计较了,合同签了,我也要走了。”

“嗯,好的。”

评论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