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喜欢周江、叶蓝,以前比较萌迪云、忍迹、XS,真人CP已不萌,写完国王皇后,就退圈。另外就是,除了肉,我也不会写啥了。

国王皇后,各自为政2

这章开始会陆续出现原创的名字,除了繁星勋鹿灿白外,不使用其他队友的名字,只是写文需要,没有其他意思。

张艺兴在柜台点了杯酒精浓度挺高的鸡尾酒,端着就上了三楼自己的办公室,说是办公室其实更像是休息室。

办公室的门锁是比较先进的密码锁,张艺兴快速地输了密码,进了房间,最外面是办公室,打开右手边的偏门就可以看到里面是一间完整的起居室,床,浴室,壁厨等一应俱全,有时候工作太晚了,张艺兴会干脆在这里住下。

张艺兴坐在办公桌钱,晃了晃鼠标,唤醒电脑,打开一个个监控看了起来。

酒杯不一会儿就见空了,张艺兴有些微醺,把玩着一只打火机,他习惯在上台表演前喝这么一小杯,带着点起漂的感觉上台。

忽然,张艺兴坐起身,原来他在监控里看到了边白贤的脸,紧接着,吴亦凡也出现在镜头里,张艺兴觉得自己好像到现在为止才有机会仔细观察他,吴亦凡五官非常立体深刻,应该是混血,但是,头发是黑色的,但是,这样倒显出他有些残酷的气质。

不得不说,混血真的是有种族优势,身高,相貌,语言……不过,这对张艺兴来说真的没什么吸引力,在夜场做久了,说真的,美人见的多了去,混血也见过不少,但外貌也只是一层皮相,谁知道他底下是个什么东西。

手机响了,张艺兴接了电话,懒洋洋地说:“喂?”

“艺兴,是我,我和吴亦凡来了,你人呢?”

“恩,我待会儿上来,酒水随意,今天我请你们。”

“你又喝酒了?”

“嗯,喝了酒跳舞感觉会特别好。”

挂了电话,张艺兴又躺在沙发里休息了一会儿,他拿了镜子仔细察看自己的妆容,还过得去,就算了,看了眼时间,还早,不想下楼去应酬吴亦凡,但是想到边白贤那笨蛋,又觉得还是应该下楼去和吴亦凡周旋一下的。

张艺兴九点下楼的时候,边白贤的包厢已经喝空了一瓶路易十三,张艺兴心疼到不行,只想到一句话:自己约的炮,流着泪也要打完。

“艺兴,你怎么才来?”

“我也觉得后悔这么晚来了,我要是早点来,就不会让你们开路易十三了。”

“矮油,反正你和鹿晗关系好,你帮他赚真么多钱。他还会好意思算你的钱啊?”

张艺兴无奈地说:“亲兄弟,也明算账啊。”

“嘻嘻嘻……我不管,就敲你竹杠。”

“好吧好吧。”

吴亦凡难得一句话都没插,就一直看着他们聊天,张艺兴回头才看清楚了包厢里坐着的人。

“艺兴,你什么时候开始表演?”

“十点,我就上台五六分钟。”

“今天化妆了?”

“恩,为了舞台效果画了烟熏妆,看起来很奇怪?”

“不,不,很好看。”

吴亦凡忙着否认,张艺兴笑了出来,然后,张艺兴拿了酒杯,给自己倒了点酒,晃着不喝。

吴亦凡的视线焦灼在张艺兴的身上,光线昏暗更显得他皮肤出奇得白皙,宽松的白衬衫软塌塌地伏在身上,领口三颗纽扣开着,露出胸口大块的皮肤,很瘦,能看到明显的锁骨。

“艺兴,我介绍下,他是我弟弟,吴世勋。”

张艺兴早就注意到吴亦凡身边的年轻男子,不过,但是没想到他会是吴亦凡的弟弟,因为两人的相貌看起来真的不像,虽然都是帅哥类型,不过张艺兴也不会蠢到当面问这个问题,只是说了场面的光漂话。

“这位是林子宵,知道xx不?如果手痒可以去他那里来两把,很安全的。”

张艺兴挥了挥手,讪笑着说:“吴总太看得起我这样的小人物了,我哪有那个资本去赌场啊。”

“话不是这么说的嘛。”

吴亦凡直接略过林子宵身边的女伴,看样子也只是玩玩的对象,不值得介绍吧。张艺兴摸了桌上不知谁的一根烟抽了起来,服务生立马走上前为他点了烟。

吴亦凡今天一改花花公子的本色,也就带了三个人来,张艺兴还以为他会带一大帮子人来嗨呢,人有些少显得包厢有点空,就听见边白贤和林老板的女伴交替着唱歌。

“跳舞么?”

“啊?”

“能单独跳给我们看看不?”

“您把我当猴啊?”

张艺兴说笑着婉拒了,吴亦凡一副很遗憾的样子,张艺兴忍不住说:“反正待会儿我要上台表演了。”

“那样离得太远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张艺兴无言以对地扭头喝酒,内心在滴血,我的路易十三啊!!!这群禽兽!!!

手机的闹钟响了起来,张艺兴知道自己该下楼去准备上台表演了。

楼下DJ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,震耳欲聋,张艺兴走上舞台,随着音乐狂野地甩动头发,扭动着的胯部,张开的大腿,半露出衬衫的锁骨和肩膀,底下的人潮尖叫起来,每个人都疯狂地想要触摸他,他拂开刘海,微抬着下巴,透过浓妆,用轻蔑的微笑俯视那些痴迷于他的人们。

  “Queen!!!”

  “Queen……Queen……”

  吴亦凡专心地看着舞台上的那个人,在昏暗的灯你们光下,他舞动的、妖娆的、纤瘦的身体,仿佛是暗夜中跳跃着的璀璨之影。

一旁的吴世勋意外地冷静,竟然问起了服务生关于张艺兴的问题,服务生倒是很乐意说一些店长的事。

“你在这做了多久了?”

“三年了。”

“你来的时候张艺兴就在了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从一开始就是他亲自跳舞?”

  “也不是,听说店长接手之前一直亏,老板都想关门了,他是老板的朋友,有次,他来店里玩,那时候他还不是店长,当天他兴致来了,就上了这舞台,就引得店里的客人无论男女都为之疯狂,当时大家也不知道他的名字,于是就给他起了个绰号:Queen,正好和店名也呼应了来着。”

吴世勋冷不丁回了句:“这么说,只要跳舞好的人都可以啊。”

服务生笑了笑,不生气,只是说:“您真正接触了店长您就明白了。”

“有意思。”

不知什么时候,吴亦凡也加入了他们的谈话。

“所以说,世勋有什么收获吗?”

“恩。”

“别太严肃了嘛,既然出来了,就好好放松下,工作的事待会儿再说,话说,那么一家酒吧亏了你哥我也无所谓。”

吴世勋似乎是有些生气地瞪了吴亦凡一眼,然后吴亦凡抬了抬手表示自己不说了,他才又好气又好笑地也欣赏起张艺兴的表演。

不过,张艺兴的表演很短,大概也就一两首歌的时间,他下台的时候有很多人簇拥过来,服务生包围在他周围,也无法阻挡那些狂热的人,男人女人的手不停地伸过来,从衣袖,领口,下摆,裤腰往里摸,张艺兴没有阻止的意思,只是继续往前走,但是拒绝了别人的强吻。

边白贤无奈道:“哎呀,那些人又兽性大发啦!”

没几分钟,张艺兴就回来了,边白贤扑过来,张艺兴搂了搂他的肩。

“艺兴,以后别去表演啦!”

“为毛?!”

“你没看到他们恨不得剥了你衣服的样子啊?!”

“只是剥了我衣服,又不是剥了我的皮。”

边白贤梗了一下,没话回他,就气呼呼地坐下来了。

张艺兴明显是很累的样子,还喘着气,坐在沙发上,没怎么说话,脸上和身上都是汗,衣服凌乱到不行。

吴世勋在张艺兴旁边坐下,张艺兴看了他一眼,估计是有话要说。

“Queen每天都能维持这么多客流量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

“那每个月的营业额一定很好吧。”

“嗯,马马虎虎吧,反正我也是做做玩玩的,不怎么在意这些东西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吴世勋还想问些什么,张艺兴却抬手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。

“再问可是要收费了哦。”

说完,张艺兴就起身离开了。

吴亦凡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“很厉害的一个人。”

吴亦凡摇了摇头,说:“是你火候未到。”

“可能吧。”

评论(4)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