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喜欢周江、叶蓝,以前比较萌迪云、忍迹、XS,真人CP已不萌,写完国王皇后,就退圈。另外就是,除了肉,我也不会写啥了。

国王皇后,各自为政5

感觉有点渴,身体僵硬地蜷缩在被子里,忍不住把脸躲在被子里,但无奈阳光太刺眼,张艺兴只好醒来,蹭了蹭软绵绵的枕头,伸出手,够了床边的矿泉水。
拧开,凑到嘴边,上下滚动的喉结,带着凉意的水,慢慢浸透身体,最后,醒来。
张艺兴拿了手机看了下时间,皱了下眉,竟然一下子睡到了下午,有些太放纵了,晚上有和鹿晗的表姐的饭局,现在吃点东西,准备准备,还有余地。
斯条慢理地洗漱完,张艺兴从冰箱拿了瓶可乐,一边喝一边在衣柜前看穿什么衣服,估计又是在什么豪华酒店,还是穿的稍微好一些吧,西装……似乎有些太一本正经了,又不是去谈生意……
“叮叮……”
张艺兴匆匆忙忙爬过床拿了床头柜的手机,竟然又是张胜,他有些不想接,但还是接了。
“喂,怎么了?”
“哎呀,艺兴啊,你那边有没有消息啊。”
“啊?”
张艺兴是没想到张胜还又来追问,有点慌张。
“我这里没有消息啊,要不你去问问别人吧。”
“哎呀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意思,我这么问,肯定是别人也没什么可靠的消息,一直以来,你的消息的准确度都是圈里比较高的,所以只能多压榨你了啊,哈哈。”
“你这话说的,市长又不是我爸,我准确度高也只是运气而已。”
“诶……你又谦虚了啊。”
“没有没有。”
“你再看看吧。”
“张哥,这生意有的还是要随缘……”
张艺兴这么说,其实在推脱这笔单子了,谁知道张胜来了句:“可是我和吴亦凡签了合同了啊。”
“什么?”
“聘请我每周给他搜集线人的消息,这次他弟弟的店被查了,他挺上心的,我这不能没有个像样的交代吧。”
“卧槽,和他合作,你脑子有病啊,你不知道这种集团背景特别复杂,而且还事儿多。”
“哎……吴亦凡出手大方啊。”
“哦。”
“你别装死啊。”
“我没有……那我再去问问,没有就别逼我了啊,就让他走流程嘛,让他别神经兮兮的,他以为警察都闲着没事干啊。”
“谢谢啦。”
“嗯,挂了挂了,我还要准备出去呢。”
“好嘞。”
张艺兴把手机,放在随手扔床上,又站在衣橱前挑起了衣服,穿这件衬衫?卧槽,会不会太撩骚了?不不不,重点是,为毛自己会买这件,好吧,买了就不能浪费,一定还是要穿的,但是……
“叮叮……”
手机又响了起来,张艺兴骂了句卧槽,就又爬过床,坐在床头柜边拿了手机,准备接,是陌生号码,他清了下喉咙,接起了电话。
“喂,你好。”
“喂,是张艺兴吗?”
张艺兴被话筒里低沉的男声惊到,似乎有些熟悉。
“恩,是,我就是,请问您是哪位?”
“我是吴亦凡,你没听出来?”
“哪……哪敢听不出来啊。”
张艺兴假笑说着客套话,然后翻了个白眼,也不好问他怎么会有自己的手机号码的。
 “你应该知道我弟弟店里的事了吧。”
 “恩,当天他打电话给白贤,然后我和他聊了聊。”
 “你的店以前有过这种突然的搜查了吗?”
 “哪家店没有过啊?更何况我家就和派出所隔了三条街,两个红绿灯。”
 “那你怎么解决的?”
 “啊?有什么解决不解决的啊,抽查不就那样做做样子给别人看嘛。”
 “那为什么你的店从来没中招过?”
 “怎么会啊,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。”
 电话那头的吴亦凡轻笑起来,那低沉的笑声让张艺兴的耳膜觉得有点痒。
 “艺兴,你睁眼说瞎话的水平绝对是第一。”
 “啊?”
 “我调查过你的店,你接手后三年内抽查都过关了,你我应该都心知肚明,这很有问题吧。”
 “矮油,还不允许我们是三好学生啊,再说了,之前我说过了,和派出所这么近,我们哪敢轻举妄动啊。”
 吴亦凡叹了一口气,说:“晚上有没有空,有事想面谈。”
 “额,晚上我已经有约了,要不,有空我再联系您吧。”
 “嗯,好的。”
 “那我先挂了,吴总。”
 收了电话,张艺兴将手机扔床上,嘀咕道:“什么情况啊,怎么这事弄这么大?烦死了。”
 看了下时间,还来得及,那就再看看衣服吧。
 这件棒球服,去年买的,张艺兴还蛮喜欢的,还穿了好几次,现在看似乎有点太小年轻了啊,哎,穿什么呢?有空去买衣服吧。
 “叮。”
 声音有点轻,像是手机讯息的提示音,张艺兴没有任何迟疑地打开抽屉,掏出另一只手机,他打开,对准自己的瞳孔进行解锁,进入邮箱发觉只是一封垃圾邮件,提示他淘宝收藏的某游戏的游戏币降价了。
张艺兴无语地把手机收了,已经没有心情去挑选衣服了,哦,那就这件吧,白色的T恤,背后写着10的棒球服,做旧破洞的牛仔裤,拎了拎裤子,最近瘦了太多,腰都挂不住裤子了,扯了根腰带,恩,似乎差不多了,张艺兴照了照镜子,看到自己的脸,眼睑底下是一片乌青的黑眼圈,啊,前段时间还是太累了么。
有些失神地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,等回神的时候,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失神了一秒钟还是一刻钟了,忽然,就会感觉有些难以言喻的疲惫,张艺兴躺到沙发上,掏了常用的那只手机,打算玩一会儿游戏,打开才发现,没有游戏币了呢,他想起刚刚那封垃圾邮件,游戏币降价了,那就去某宝看看吧。
纤长的指尖在手机屏幕上游移,张艺兴一边玩游戏一边看挂钟,大概四点左右,他将发烫的手机放到办公桌上充电,整个人呈放空状态懒洋洋地躺着,不一会儿竟有些困了,闭目养神了一会儿,张艺兴拿了抽屉里另一只备用手机,下楼,去交代酒吧里的那帮兔崽子一些事吧。
下了楼,张艺兴倒是很满意,所有人都准时到了,开始已经开始打扫卫生了。
“哟,店长你又打扮成高中生啦。”
张艺兴扶了下帽子,心塞了一下。
“你见过有长相这么沧桑的高中生啊,快给我好好拖地。”
“是是是,女王大人。”
张艺兴也不高兴纠正服务生对自己的称呼了,反正下回还这么叫。
“店长,怎么这么早就来了。”
“恩。”
朴灿烈穿着黑色的调酒师制服,衬衫马甲,挽起了袖子,专注地整理吧台,擦拭高脚杯,张艺兴飘过去,朴灿烈习惯地问:“想喝点什么?”
“恩。”
“还是和以前一样?”
张艺兴吧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,放在桌上,然后舒服坐上高脚椅,朴灿烈了看了眼,问道:“换手机了?”
“恩,我想要喝点特别的,菜单上没有的,Black Bitch。”
朴灿烈听了这个名字,稍微楞了一下,才开始转身准备调制。
“很特别啊。”
“嗯,今天不舒服,有点不想喝太烈的酒。”
“可真不巧,你点的这杯还挺烈的,要不要紧?”
“呵呵。”
朴灿烈发觉今天张艺兴有些少言,不像以前那么聒噪,还总故意找茬折腾自己,他只是默默地将调好的Black Bitch飞快地喝完,然后,把杯子重重地往吧台上一放。
“走了。”
朴灿烈有些担心。
“要不要紧?”
“没事,只是可能会醉很久。”
“……”
张艺兴神神颠颠地又回到自己楼上的办公室,把手机从充电器上拔下来,揣进兜,戴了顶棒球帽,就出了门。
临走,又把店里的人集中了起来,又叮嘱了一遍:“今晚我有事,可能会不来,给我都装紧骨头好好干,别出什么幺蛾子,各个领班负责好各自的部门,知道了么,嗯?”
“知道了。”
稀稀落落,有人低声地补了一句:“好的,女王大人……”
张艺兴心塞地挥手。
“解散吧。”

“先生,晚上好。”
门口身材高挑的服务员微笑着问好,张艺兴点点头,一身休闲打扮,学生似得青涩的脸,走在金碧辉煌的酒店里,显得有些突兀。
张艺兴看了下手机里的短信,再次确认了包厢,抬手敲了几下门,推开,绕过屏风和茶室,看到鹿晗的姐姐——鹿琳已经坐在桌前和人聊开了。
“姐。”
“艺兴,来了啊,快坐吧。”
鹿晗还没来,张艺兴在鹿琳边空了一个位置,隔开坐了。
“鹿晗还没来?”
“恩,也不知道那小兔崽子在干嘛。”
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
“聊聊最近道里的事情呗,你也知道的,黑道就是事多。”
“恩。”
张艺兴也并不是很了解黑道,也不想涉入太深,所以他也没再多问,就听着鹿琳和对面那人聊天,张艺兴和鹿家的人都挺熟悉的。鹿琳虽然是个女的,但是却是道上的,她对面的那个人正是她关系很铁的哥们,外号六千万,真名从没听他们提起过。
过了大概半小时,鹿琳已经不耐烦,准备直接起菜,不等鹿晗了,鹿晗才上气不接下气地来了,张艺兴看他一副明显是匆匆忙忙出门的狼狈样,就忍不住下了起来。
“鹿晗,你那是什么表情,一脸懵逼。”
“尼玛,睡过头了。”
鹿晗一边解释一边在张艺兴和鹿琳之间的空位里坐下,然后说:“妈的,要不是下午有个死人打电话给我,我还在睡呢。”
“我让你晚上运动少做些,别太操……劳……了啊。”
“艾玛,真不关这事。”
看到鹿琳和六千万聊得差不多了,张艺兴忽然想到吴世勋的事,想着机会难得,还是问一下吧。
“姐,我想问个事。”
“嗯,说说看呢。”
“KING这个酒吧你知道不?”
“哦,当然知道了,吴亦凡兄弟俩开的吧。”
“最近他们被查了,查到有人在他们酒吧卖粉。”
张艺兴有意没把话说完,等着鹿琳回答,鹿琳没有立刻回答,想了下。
“这个肯定不是我们做的啦,那小子做事那么麻利,给的钱又多,和道上的大佬关系也还不错,我们绝对不会故意在他店里卖粉啦。”
上菜了,张艺兴注意力有些被分散了,一副吃货的样子,对面的六千万却忽然开口了:“会不会是他们自己卖的?”
“可是,也没必要啊,毕竟吴氏兄弟要是想卖粉,干嘛在酒吧,目标明显,走的量还少。”
“这倒也是。”
鹿琳吃了一块辣子鸡,又喝了口酒,整个脸都扭曲了下,估计是太辣了,鹿晗听到现在,似乎有些知道大概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“艺兴,你干嘛忽然关心起对家了啊?”
“你能告诉我什么时候KING成对家了啊?”
“我就是看他不顺眼。”
“哦,昨天边白贤让我帮帮吴世勋。”
“卧槽,”鹿晗吞了块肉,含糊地说:“边白贤竟然让你帮他前任的弟弟,醉了。”
“我也是没办法啦,今天某人竟然还打电话追过来了。”
“某人是?”
“吴亦凡啊。”
“哎呦,这是看上你了吧。”
“呵呵,我看是管不住下半身了。”
“这话说的,真难听。”
张艺兴默默地把碗里鹿晗夹的蔬菜都拨到一边,只吃肉。
“你好歹吃口菜啊,你知不知道只吃肉容易得癌症的啊?!”
“啧。”
张艺兴听了,默默地吃了几口蔬菜意思了下。
“鹿晗,你……”
张艺兴话还没说完,手机就响了,鹿晗凑过去一看,嘿嘿一笑。
“哟,吴亦凡啊,你接不接?”
张艺兴直接挂了,过一会儿,张胜又打来电话,张艺兴比了个手势,去了隔壁的茶室接电话,但是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。
“他找你什么事?”
“恩……没什么,小事。”
“恩。”
“吃完饭,我还要忙会儿。”
鹿晗没有再多问,毕竟,张艺兴的身份太复杂,还是要稍微分清一些界限。
“艺兴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记得和我说。”
“这事没问题,不过,之后一段时间,我可能会很忙。”
“恩,没事,实在不行,我可以回酒吧暂时接替一下你的店长职务。”
“谢了。”
张艺兴说完,又认认真真地和酒店的服务员说:“给我来份炒饭。”
鹿琳看着张艺兴狼吞虎咽的样子,笑着说:“艺兴啊,出来吃还点炒饭哪。”
“姐,我吃完饭还要忙呢,不吃点饭会饿得快啊。”
“忙什么?”
“酒吧的事呗。”
张艺兴含糊地回答,鹿晗知道张艺兴明显也不想回答,他说:“姐,你就别管别人私事啦。”
“哎呦,私事?是上回那个小男友吗?”
“啊?”
张艺兴懵逼地看着鹿琳,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。
“哦,不是的,那不是我男友啊,只是炮友啊。”
“看不出来,你喜欢未成年啊。”
“嘿嘿,比较干净。”
鹿晗故作惊吓状。
“那我岂不是很危险?”
“鹿哥,你太老了,不是我的菜。”
张艺兴越吃越慢,开始聊起了天,鹿琳语重心长道:“还是要戴套的啊。”
六千万在一旁补充道:“小心得艾滋。”
张艺兴黑线了一下,然后很镇定地说:“会的。”
六千万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,还主动聊了起来。
“听说那个城西的xx就好这个,就喜欢长得白净漂亮的男孩子,哦,长得和张艺兴差不多。”
“虽然,我长得是玉树临风,但是,我可是上面那个,不是被压的那个。”
可是六千万认真地说:“哦,但是你的脸看起来就像下面那个啊。”
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啊?!张艺兴无语扶额,默默地戳着碗里的饭。
“你不知道,xx还差点玩死过人呢,听说是那个人不配合他,就被他们帮里的人都轮了一遍,然后半夜扔在街上,幸好被行人发现了,叫了救护车。”
“然后呢?”
“还有什么然后啊,哦,估计菊花变向日葵了。”
张艺兴不耐烦地说:“我不是说这个,我是说这个事……”
“啊,警察来了,反正就不了了之,你知道的,这个轮奸,二三十个人,怎么查啊,又是黑道,别想了。”
“呵呵。”
“干嘛操男人啊,明明女人滋味更好啊。”
六千万自顾自地说着,过一会儿抬起头问:“是不是真的男人的屁股艹起来比较爽?”
张艺兴尴尬地回答:“各有千秋。”
“果然是念过书的,这个回答有内涵!”
六千万笑着喝了一口酒,鹿琳指着他问:“干嘛,你也要去干男人啊?”
“你有意见啊?”
鹿琳没回答,给他夹了菜,然后说:“你把我交代给你的事好好做完,我才没心思管你下半身要去干嘛。”
“嘿嘿,姐,我办事你放心啦。”
“得了吧你。”
鹿晗听了他们黄暴的聊天,全程都在笑,根本也插不上话。
鹿琳和六千万虽然是道上混的,但是,意外的,和张艺兴很聊得来,当然话题聊得也很开,怎么说呢,他们算是道上的善类了。
吃完饭了,大家都一副吃饱喝足准备回家躺床的样子,张艺兴和他们在门口分开后,打的准备回家,坐上车,他和司机说:“南秀苑。”
司机点了下头,就开始启动。
开出去没多远,手机响了,张艺兴掏了出来,一看来电人,就不想接。
“喂,吴总。”
“为什么没回电话给我?”
其实吴亦凡大概想说什么,张艺兴都有数。
“我刚有应酬,没时间回啊。”
“哦?”
“我刚刚才结束饭局,正准备回复你呢。”
“你在哪?”
张艺兴下意识地撒了一个谎:“啊?我在……去酒吧的路上。”
“我在酒吧等你。”
“有什么事吗?”
“就是想看看你,不行吗?”
张艺兴暂时并不想和吴亦凡有太多接触,更别说见面了,对于他这种有点得寸进尺的行为,张艺兴有些反感。
“吴总,你……”
“我现在在你店里了,包厢302,我等你。”
“恩,那待会见。”
张艺兴收了电话,拍了拍司机的桌椅。
“司机,我不去南秀苑了,现在马上带我去QUEEN,开快点。”
“小伙子,咋不早说捏。”
司机一个急刹车,掉头。
只用了七八分钟就到了酒吧,张艺兴满意地下了车,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,才走进去。
门口的门童认出是张艺兴后,恭敬地说:“店长。”
张艺兴点了下头,直接往里走去。
周围的客人有些骚动,因为张艺兴平时很少会在店里露面,不少人拿着杯子要与他喝酒。
张艺兴也不好拒绝,匆匆敬了几杯酒,就一副着急的样子说:“今天真有事,不能喝了啊!”
也不顾人家拽着他,转身就走,酒杯里的酒都翻在了身上,张艺兴上了楼,推开门,发现吴亦凡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没有玩手机,就只是端着酒杯,看到张艺兴来了,就直勾勾地盯着。
张艺兴有些尴尬地在他旁边落座,然后说:“吴总,不好意思,是不是等很久了?”
吴亦凡还是盯着他看,忽然嘴角勾起。
“是啊,等很久了呢。”
张艺兴被这个回答梗了一下,他只是客气地问了下是不是等很久了,一般别人都会回:没,刚到而已,他还真的没想到吴亦凡这么厚脸皮。
“额,那真的不好意思了,吴总。”
“就这样?”
张艺兴感觉自己快抓狂了,不过他还是表现的很镇定,他倒了一杯酒,端起。
“我罚酒一杯吧。”
说完,也不等吴亦凡反应,就一饮而尽。
“我也没说让你罚酒啊,亲我一下就好了。”
张艺兴将空掉的酒杯重重放在面前的茶几上,起身,立马离开。
吴亦凡迅速拉住他的手腕,张艺兴假装甩了一下没甩开,回头看着吴亦凡似笑非笑:“吴总,你店里的事我会帮你,我今天身体不舒服,没事的话,我要走了。”
“你今天很好看。”
吴亦凡忽然对他今天的造型发表了意见,张艺兴淡定地回答:“谢谢夸奖。”
吴亦凡不知看着哪里,两人忽然都没有说话,张艺兴不想弄得太难看,只好说:“吴总,我先走了?”
“你回家?”
“嗯。”
“我送你。”
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很生份的客气,让吴亦凡说不出话来,只好松了手,随张艺兴快步离开。
吴亦凡一个人喝了几口闷酒,过了会儿,拿手机,打了通电话,结了帐,也离开了酒吧。

评论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