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喜欢周江、叶蓝,以前比较萌迪云、忍迹、XS,真人CP已不萌,写完国王皇后,就退圈。另外就是,除了肉,我也不会写啥了。

国王皇后,各自为政7

“今天晚上,你玩的很H啊。”
鹿晗开着车,看了眼副驾驶座上的人,张艺兴换了个姿势,用blingbling的眼神看着鹿晗。
“谢谢鹿爷今晚神助攻。”
“你最近有事?”
“恩,我最近要接近下吴亦凡。”
“有人要买他的情报?”
“差不多。”
鹿晗皱了下眉。
“别惹他,吴亦凡不是善茬。”
“哎,我过去遇到的哪个是善茬啊?”
“说真的,艺兴,你就在我店里当店长,这钱绝对够你花销的,一年各种工资分红,也有一两百万啊。”
“鹿哥,我不是图钱啊。”
“哎……”
鹿晗踩了个油门,不说话了,张艺兴觉得有些对不住他,又别扭地开口:“鹿哥,我会考虑你说的话。”
“你几年前就这么说了,算了,你掂量着干吧。”
“谢谢鹿哥的关心,小的一定会祸害活千年的。”
“话说,刚刚你上台去跳舞,你没看到吴亦凡的眼神,直勾勾地盯着你。”
“你这话说的,哪个人看我跳舞不是这样?”
“艺兴,你看到他的眼神你就会明白的,你是不是差不多了?”
张艺兴打开手,回复了几条微信,才有点忧心地说:“差得多呢,你别看吴亦凡这样,他这人啊,说不定是这种性格,有好东西就一定得到手,也不管喜不喜欢,他那种男人的征服欲太强了。”
“鹿晗,最近,我可能会没有办法经常呆店里。”
“没事,你忙你的就好了,但是……”
“其实要是没有白贤和吴亦凡那茬,这事说不定也没这么复杂。”
“你放心,白贤这个人神经大条得很,你就算和吴亦凡谈,他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的,你看,他前几天还让你帮吴世勋,最近照旧跑去QUEEN找吴世勋玩,他何止是神经大条,简直就是没有神经啊。”
张艺兴把玩着手机,黑线了下,顿时觉得自己刚刚的顾虑就是多此一举,他将手机屏幕开了关开了关,半晌说了句:“啧,实在不行,只能卖肉了啊。”
鹿晗眉头皱的更厉害了。
“艺兴……”
“没关系,反正和我睡过的人那么多,多他一个我也不在乎了。”
“你根本没有和酒吧里那些男人上过床吧,干嘛装的一副这种样子。”
张艺兴被鹿晗这么一说,他又歪着脸看着鹿晗,鹿晗继续沉稳地开着车,打了个转向灯,张艺兴看着他的侧脸,心里忽然有点难受。
“前几天吃饭时候,我姐说的那个小男友是怎么回事?”
“啊,那个啊,有个未成年跑到我店里,我教育了一番,然后就是拉拉扯扯地被你姐看到了。”
“干嘛不解释?”
“算了,没必要,懒得解释了,再说,我确实也男人也可以啊,你忘了我是双的了?”
“好吧,你回家还是去店里?”
“现在挺早,估计店里还很吵,还是回家吧。”
“OK。”
鹿晗将车停在张艺兴租住的公寓楼下,结果张艺兴解了安全带,正欲推门出去,却停下了动作。
“怎么了?艺兴,是不是什么东西落下了?”
“不,你看那车……”
“恩,宾利,不错呦。”
张艺兴摇了摇头,又看着那辆车。
“那辆车是吴亦凡的,我记得他车牌号,而且,你看车里有人。”
“那你是下车还是不下车啊?”
“当然下车啊,他来这,应该是等我吧。”
鹿晗压低声音说:“吴亦凡那个狗日的,怎么阴魂不散啊。”
“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,我先下车了。”
“艺兴,有空回电话我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
知道鹿晗放心不下,张艺兴笑着朝他摆摆手,便潇洒地关了车门,朝自己的住所走去,他假装没有发现吴亦凡,绕过那辆宾利,走到大门口,输入密码,大门还在核实密码的时候,张艺兴就被身后的人抓住了手臂,张艺兴转过身,假装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“吴总,你怎么在这?”
“我来讨债。”
“啊?那真巧啊,那人和我住同一个小区啊。”
“那人是你。”
“吴总,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欠你钱了。”
“刚刚,你欠我一个舌吻。”
张艺兴无语地笑了,他也没甩开吴亦凡的手,带着人往路边站了站,然后踮起脚环上他的脖子,凶狠地亲了上去,吴亦凡有点愣愣的,张艺兴熟练地轻轻地咬了一下他的嘴唇,吴亦凡搂住张艺兴的腰,往怀里带了带,张艺兴吻技不错,但是,比起去取悦别人,他更喜欢别人取悦自己,所以他起了一个火辣的开头以后,就兴意阑珊,由着吴亦凡接下去为所欲为。
吴亦凡的手很大,轻轻按住张艺兴有些闪躲的头,张艺兴呼吸慢慢变得急促,交缠的舌尖,让张艺兴有些累,腰身上那双不安分的手伸进牛仔裤,挑起内裤,慢慢地向下探去。
“不……行……”
张艺兴伸手推了下,当然并没有花太多力气,毕竟不小心把吴亦凡推倒在地上,这事就不太好了。

张艺兴微微颤抖,吴亦凡的手指在后(河蟹)穴处流连,然后慢慢地用力,进入了身体,张艺兴想将他的手推开,却没想到,吴亦凡凑近他的脖子 ,轻轻咬住,然后一点一点地舔舐,张艺兴的身体抖了抖,腰身软了下来。
吴亦凡抱住张艺兴发软的腰身,他低头,看见怀里的人眸光闪烁,嘴唇微肿地半张,后(河蟹)穴连一只手指都咬的很紧,真想就地办了他,不过,他并没有那么心急,对张艺兴,他并不打算用太急进的手段。
“站得住吗?”
吴亦凡一只手抱着怀里的张艺兴,另一只替他整理凌乱的衣服,吴亦凡还没整理好,就被张艺兴推开了。
“混蛋!”
张艺兴跑到门口,着急地输了门的密码,可是因为紧张输错了两遍,吴亦凡在他身后,伸手为他按下4位数字,门开了,张艺兴推门而入,回头,看到吴亦凡笑着看着他,他仓皇地关了门,冲进电梯。
电梯门缓缓合上,张艺兴低头,勾起了嘴角,吴亦凡,你跑不了了,这么想着,他欢快地抬头看了眼电梯上显示的数字,眼神里不复刚刚的仓皇和紧张。
出了电梯,张艺兴一边开门,一边掏出手机,给鹿晗回电话,鹿晗飞快地接了电话劈头就问了一句:“怎么这么久才回电话给我?!你们是做了吗?!”
“鹿爷,首先,我和你才分开十六分钟,如果,吴亦凡前戏到射就十六分钟,那我真的对他一点期待都没有了,其次,我没有和他做,他只是来追讨我欠他的舌吻。”
“他神经病啊!我让你上去给他场子跳舞,给了他多大面子和利益,他太不识好歹了,得了便宜还卖乖啊?!”
“他可能一开始,觉得这个交易挺划算的,但是,时候又后悔了呗。”
“还有,张艺兴你还真是的,他来找你要,你还真和他舌吻啊,你脑子也进水啦?”
“恩?没有哦,你没看到我刚刚装的一副脸红心跳被他迷惑住的样子,嘿嘿,吴亦凡现在肯定觉得自己男人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,你信不信,信不信?我都被自己的演技给折服了啊。”
“妈的,我当然信了。”
“诶,别火气这么大,他这么蠢,我倒是放心了。”
“随你吧,随你吧,我看你八成是也对他有意思吧,不然,还能出这么一台大戏啊。”
“哼,不会的,你放心吧,挂了。”
不等鹿晗回答,张艺兴就挂了电话,然后,一条短信跳了出来,是吴亦凡发来的,张艺兴点开——“到家了?”
张艺兴决定假装生气,冷淡地回了一个字:“恩。”
“怎么,还在生气?”
“没。”
“那就是生气了。”
张艺兴几乎可以想象出吴亦凡带着那种常有的邪魅的笑容,用低沉的声音说这句话,他还在想怎么回,手机震动了一下,吴亦凡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,他点开。
“你的味道很不错,下次,我会吃掉你。”
张艺兴的脸抽搐了一下,这算是调情么?手一抖,字已经打好了发出去了。
“吴总,请你要点脸好伐?”
“不好。”
吴亦凡秒回的短信,张艺兴没有回复的打算,将手机放在洗手台上,准备洗澡,今晚到此为止就行了。
剩下的,他就只需要守株待兔,等吴亦凡找上门来了。

评论(5)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