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喜欢周江、叶蓝,以前比较萌迪云、忍迹、XS,真人CP已不萌,写完国王皇后,就退圈。另外就是,除了肉,我也不会写啥了。

国王皇后,各自为政8

张艺兴没有估错,隔天,他就在酒吧的监控里看到吴亦凡屁颠屁颠地来了,他一个人来的,没去包厢,坐在舞池边上的卡座上,张艺兴调了一下画面,吴亦凡依旧一本正经地穿着定制西装,一副国王的样子坐在沙发上,场子里有些人识货的人立刻蠢蠢欲动,甚至有人直接去搭讪了。
张艺兴本来打算下楼,去假装偶遇,但是看到监控里的画面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调大了画面,张艺兴看到那个搭讪的男孩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,这个年纪的人出来卖还是蛮抢手的。
画面比较暗,吴亦凡似乎没什么反应的样子,那个男孩似乎还不打算这么轻易放弃这么优质的金主,张艺兴继续看着监控,手机响了,他看了下屏幕,思考了几秒,才慢吞吞地接起来。
“喂,吴总。”
“你人呢?”
“恩?怎么了?”
“我在你店里。”
“恩。”
张艺兴一边接着电话,一边看着监控,等着鱼咬钩,电话那头传来吴亦凡的声音,似乎有点委屈的口吻。
“过来陪我嘛,我一个人好无聊。”
“我酒吧不是有负责陪客的人?你随便选个好了,一群也可以,记我账上,算我请你的,不谢。”
电话里出现了死一样的宁静之后,吴亦凡咬牙切齿地说:“张艺兴。”
“恩。”
“我选你。”
“呵呵,吴总,我价很高的哦。”
“……”
张艺兴也不打算再逗弄吴亦凡了,直接挂了电话,拿了手机就下楼。
吴亦凡被张艺兴忽然挂了电话,有点气恼,正打算走,却看到张艺兴在楼梯拐角处出现,他戴着口罩,穿了一身的白色,米白色的宽松线衫,白色的紧身裤,踩了一双帆布鞋,在昏暗的酒吧里特别显眼,他慢慢地走过来,沿路只有酒吧工作人员认出他,恭敬地和他问好,他轻轻点头。
张艺兴走进吴亦凡的卡座,在他旁边隔了一点距离坐下。
“吴总。”
“把口罩拿了。”
“怎么了?”
“看不到你的酒窝了。”
“我要是摘了口罩,可能别人会认出来。”
“那还是算了吧。”
张艺兴看到吴亦凡面前并没有酒,随口问了句:“吴总,还没点酒?”
“哦,我今天胃不舒服。”
“那我让服务生给你端杯热茶吧。”
茶送上来了,两人却更加沉默了,张艺兴干脆玩起了手机,吴亦凡在一旁看着他玩,连台上的表演都全程无视,等到张艺兴一局通关之后,他说:“张艺兴。”
听到吴亦凡叫自己的全名,张艺兴急忙抬起头。
“你是不是缺钱?”
张艺兴有点莫名其妙,只好含糊地回答“还好吧。”
“我包养你,一个月二十万,怎么样?”
张艺兴匪夷所思地瞪大双眼看着吴亦凡,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是一脸懵逼,他嘴唇抖了半天破口大骂:“吴亦凡,你神经病啊,老子不卖!”
“你不缺钱吗?”
“缺钱我也不卖!”
“那你为什么做情报贩子呢?”
闻言,张艺兴扭头,吴亦凡把他压倒在沙发上,吴亦凡的体型比他整整大一号,给张艺兴带来了强烈的压迫感,吴亦凡低头在他的耳边,轻声说:“你身上有牛奶的香味,好想喝。”
“你是狗吗,别到处乱闻。”
“我听说,你是因为缺钱才做的?”
“恩?你听谁说的?”
“别管谁,那不重要。”
张艺兴知道吴亦凡也不会轻易告诉他是谁,不过心里已经有数,所以也不追问,懒洋洋地回答:“是啊,我是缺钱。”
“你在QUEEN工资多少?”
“一年大概一百万吧。”
“要不要去KING跳舞,我再给你一百万?”
“啧,我考虑考虑。”
吴亦凡粗糙的手抚摸着张艺兴秀气的下巴,然后隔着口罩在他的嘴唇上摩挲,两人四目相对,张艺兴可以轻而易举看清他的心事。
“还需要考虑什么?你不是缺钱么?”
“吴亦凡,第一,我缺钱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第二,我钱赚的也差不多了,最近其实慢慢地准备退出那个圈子,金盆洗手了。”
吴亦凡挑眉,张艺兴侧着脸,斜睨着他,黑白分明的眼睛,真的是太好看了,吴亦凡忍不住,低头,吻上张艺兴的额头,双眼,和嘴唇……张艺兴静静地躺在他的身下,任由他隔着口罩亲吻自己的嘴唇,吴亦凡偏着头,往下,在张艺兴的锁骨上厮磨,张艺兴慌张地乱动,吴亦凡浅尝辄止,放过了他,张艺兴坐起身,下意识地把衣领往上拉了拉,想遮住吴亦凡留下的吻痕。
“别扯了,盖不住的。”
“混蛋。”
吴亦凡和偷了腥的猫似的,舔了舔嘴唇,低头喝了口热水,就差喵地叫一声了。
“合同呢?”
“什么?”
“你请我去跳舞,不签合同吗?”
“没带,到KING去签吧。”
“恩。”
“我以为你不会同意。”
张艺兴撩了下过长的刘海,漫不经心地反问:“为什么要不同意呢?我才不和送上门的钱过不去呢。”
“一周两次。”
“吴总……”
张艺兴正想开口反驳,却被吴亦凡截断了话。
“别叫吴总。”
“那叫什么?”
“老板?”
“叫我亦凡。”
“还是算了吧。”
张艺兴扭头,一副不想理睬吴亦凡的样子,吴亦凡急忙接了句:“叫我名字也好啊。”
张艺兴转过脸,看着吴亦凡笑。
“吴亦凡,我和你签约一周一次,表演内容和时间由我定。”
“你的要求真是任性。”
“你不同意?”
“当然同意。”
张艺兴笑了笑,接着说:“钱必须提前给。”
“怎么你还怕我拖欠你工资?”
“这是我的规矩。”
“罢了,随你了,你说怎样就怎样。”
张艺兴靠在沙发的扶手上,一副懒洋洋的样子,眼睛里倒映的灯光,忽闪忽闪的,吴亦凡觉得张艺兴真的是长了一张让人越看越着迷的脸。
手机响了起来,由于两人用的都是iphone,所以同时惊动了两人,吴亦凡接了电话,张艺兴也放心地继续窝在沙发里。
“什么事?”
“恩……你怎么处理的?”
“好,我马上回公司。”
大概是公司出什么问题了,要走了吧,张艺兴明目张胆地偷听吴亦凡接电话,吴亦凡挂了电话,张艺兴就朝他摆了摆手。
“有事就走吧。”
“额,不好意思。”
吴亦凡拿了车钥匙和手机,就匆匆忙忙地起身,张艺兴用脚尖踢了踢吴亦凡的膝盖,然后伸出手。
“什么意思?”
“妈的,老子陪你这么久,你不给钱白嫖啊?!”
吴亦凡笑的牙龈都露出来了,张艺兴露出嫌弃脸,他弯腰摸了摸张艺兴的头说:“乖,下回给你。”
“吴亦凡,你身上没钱啊?”
“下回送个比钱还好的东西给你。”
张艺兴没好气地说:“你的第一次啊?哦,你这么花,前面第一次肯定是不在了,后面第一次给我,我可以考虑下。”
“张艺兴,过来。”
“干嘛?”
吴亦凡凑近张艺兴的耳边,轻声说:“再胡说八道,小心我送你个乳环,并且亲手帮你穿上。”
张艺兴没想到吴亦凡竟然衣冠禽兽到这种地步,有点害怕但还是逞强地说:“你敢……”
“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。”
吴亦凡说完,就头也不回地走了,张艺兴朝他扔了个酒杯,没中,然后他就一个人气呼呼地回三楼的办公室了。


张艺兴站在吴亦凡公司的门口,想了好久,只有一个感慨,尼玛,有钱人啊,买了市中心的地皮,建这么高的楼,进了大厅,他尴尬地站在前台小姐前,前台小姐微笑地看着他:“您好,请问您有什么问题?”
“额,我找吴亦凡。”
“请问您有预约吗?”
“没有。”
“请问您的名字是?”
“张艺兴。”
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前台小姐拿起座机,打了通内线电话,也不知道里面是怎么回答的,张艺兴顿时觉得自己没有事先打个电话给吴亦凡是个错误,正想着那边前台小姐已经打完电话。
“张先生,你好,吴总现在正在开会,您先上19楼,会有专人接待您。”
“好的,谢谢。”
张艺兴双手插在口袋里,晃悠到电梯,电话就来了,张艺兴没想到会是吴亦凡打过来的,劈头一句就是:“你不是在开会吗?”
“恩,是的。”
“有谁会开会的时候打电话?吴亦凡你撒谎用点智商行不行?”
电话那头吴亦凡无语了几秒,张艺兴觉得气氛不对,他试探地问了句:“你真在开会?”
“恩。”
“那还打什么电话,快挂啊。”
“我不是怕你不肯上来么。”
“我现在坐电梯上来了。”
“等我二十分钟。”
“恩。”
电话打完,电梯也到了顶楼,电梯门打开,门口站着一个人。
“您好,请问您是张先生吗?”
“是。”
“我是吴总的特助,我叫尹澈,张先生这边请。”
张艺兴随着尹澈的指引,慢慢地往前走,他透过走道的透明磨砂玻璃,观察那些低头忙碌的上班族。
“张先生,这边请。”
尹澈带张艺兴到了办公室,张艺兴有些奇怪,不一般应该带到会客室么,似乎是明白了他的困惑,尹澈说:“这里是吴总的办公室,他让您在这里等他,书架上的书和报刊可以随便翻阅,哦,对了,桌上的笔记本已经开了,如果无聊,您也可以上会儿网。”
这么周道的安排,让张艺兴受宠若惊,忙低头道谢。
“张先生,你想喝些什么?”
“白开水就行了。”
“好的。”
尹澈出门准备茶水,张艺兴无聊打开手机几个聊天软件看了下,把信息回复了,就没事干,一个人随意打量着这个办公室,和吴亦凡一贯风格一样,经典的黑白色系,他站在书架前,指尖一点一点划过书脊上的名字,书的种类很杂,经济文学心理历史等都有,忽然他的指尖停住,轻声道:“竟然还有傲慢与偏见。”
办公室的门轻叩了几下,尹澈推门而入,不光带了一杯白开水,还端了份小食和水果拼盘,这是把他当小孩子么?“
“张先生,您的白开水。”
“好的。”
“还有什么需要?”
“没,没有了。”
“那我先出去了,您慢慢休息。”
“好的。”
服务这么周道,反倒让张艺兴有点局促,他从书架晃悠到了落地窗前,从19层往下看,大半个城市都在脚下,感觉有点晕眩,恐高症真是伤不起啊,但风光太好,忍不住睁眼继续眺望,想象一下吴亦凡从这俯瞰城市的样子,芸芸众生在眼中都变得渺小,是不是会有种君临天下的错觉?
吴亦凡开完会,就看到张艺兴捧着杯子站在落地窗前,似乎是发呆,所以,都没听到门打开的声音,他悄悄走上去,从后面搂住张艺兴的腰,张艺兴转身把人推开,看到吴亦凡的时候力道减轻了些。
“我说谁呢,你进来怎么也不出个声啊?”
“明明是你想心事想的太入迷了。”
“哦。”
张艺兴轻巧地躲开吴亦凡的手,往沙发走去。
“怎么忽然来了?”
“哦,出去散步的时候正巧路过,想到我的合同还没签,就顺便上来了呗。”
吴亦凡从办公桌的文件夹里取了两份合同,递给张艺兴,张艺兴接了,倒是很认真地看了起来。
“干嘛,我还能坑你啊。”
说着,一只手就摸上大腿了,张艺兴抬头,瞪了吴亦凡一眼,说:“手,拿开。”
被发现了,吴亦凡摸了摸鼻子,乖乖坐一边,张艺兴看完了,伸手,吴亦凡狗腿地递上笔,张艺兴刷刷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就给了吴亦凡,吴亦凡顺手签了名,一份给了张艺兴,一份自己留了,张艺兴随便地把合同对折了N多下,折成豆腐干那么大,塞进了口袋,起身就准备走了。
“这么快就走了?”
“哦,你还有事?”
张艺兴又折回来,吴亦凡伸手拉了他一下,张艺兴晃了一下,坐在了他腿上,张艺兴挣扎了一下,吴亦凡抱的更紧。
“吴亦凡,你别给我在这精虫上脑啊。”
“这有什么关系。”
“会有人进来!”
“没人进来就可以了吗?”
“不是这个意思!”
吴亦凡撩起张艺兴的线衫的下摆,露出了纤瘦的腰,平坦的小腹,他将张艺兴推倒在沙发,从腹部一点一点亲吻至胸口,张艺兴瑟缩着,不太习惯被人玩弄乳头,他伸手推了推,表示抗议,但是吴亦凡明显兴致来了,隔着裤子可以看到他下面慢慢地鼓起。
“吴亦凡,我不想做!放开我!”
“恩?”
办公室的门被敲了几下,紧接着,张艺兴和吴亦凡还没反应过来,门就被推开,一个女秘书拿着一叠文件走进来,看到沙发上的场景,立马低头鞠躬道:“对不起,吴总。”
离开的速度快得像阵风,张艺兴回过头,看了下两人现在的姿势,很好,自己上身的线衫被撩到胸口,裤子的扣子被解开了一颗,腿被吴亦凡分开,一副M字开腿掉节操的样子,他遮住自己的眼睛,无语地坐起来。
“我要走了。”
“我送你。”
张艺兴看了眼吴亦凡的下半身,感觉有点羞耻地移开视线。
“不用了,你还是去厕所处理下。”
“你帮我用嘴做吧。”
“吴亦凡,我求求你了,你能要点脸不?”
张艺兴说完走到门口,抓住门把手,身后传来吴亦凡的声音:“那你到底帮不帮我舔?”
张艺兴打开门,僵硬地扭头,对他怒吼:“你忒么给我哪远滚哪去?!老子不舔!”
张艺兴砰地一声用力关上门,出了办公室,气呼呼地往电梯口走,走了一小段路,才反应过来,公司的气氛和自己进来时候完全不一样,不少人偷偷地打量着自己,这是已经把他当MB看了么?喂喂,要不要这么鄙夷地看着我啊!!!尼玛,撩骚的人明明是你们老板啊!!!

评论(1)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