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喜欢周江、叶蓝,以前比较萌迪云、忍迹、XS,真人CP已不萌,写完国王皇后,就退圈。另外就是,除了肉,我也不会写啥了。

国王皇后,各自为政9

下午三四点,吴世勋就接到张艺兴的电话,虽然事先吴亦凡已经知会过他,但是听到张艺兴说到去他自己的酒吧跳舞,还是会觉得很诧异。
张艺兴说要提前去酒吧熟悉下舞台,吴世勋自然满口答应了,本来打算让舞台人员提前上班,但是,张艺兴说没必要,他只想一个人先去练练,吴世勋只好拿了钥匙,一个人提前去KING开门。
吴世勋到的时候,张艺兴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手里拎了一瓶可乐,穿着一件宽松的米色外套,脚上是匡威的经典款的帆布鞋,背了一只MCM的新款双肩包。
“不好意思,等很久了?”
“没,刚到几分钟。”
吴世勋一边说一边开店,张艺兴跟在他后面,酒吧闷了一夜,一开门一股恶臭迎面扑来,吴世勋站在门口僵硬了一下,张艺兴倒是习以为常地走进去。
“你们酒吧的总阀在哪?”
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张艺兴扭头看了他一眼,没说什么,在店里打量了一圈,摸了摸下巴。
“一般应该是在后面吧,我去看看。”
张艺兴几乎是把整个酒吧走了一遍,才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,他站在一大堆阀门前研究,还好,有人在这些大大小小的闸刀上都做了标注,他找到排风扇空调灯光的闸刀,一个一个掰下来,听到电器开始运作的声音,他松了口气,再慢悠悠地走到前面的舞池去。吴世勋在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看到张艺兴来了,有点尴尬的样子。
张艺兴没打算理睬他的尴尬,脱了外套,露出里面的背心,吴世勋真没想到开衫里面竟然是一件背心,这搭配说不出的奇怪,张艺兴从背包里拿了手机,坐在吴世勋的旁边翻看起来, 吴世勋偷看了一眼,原来是在看歌单。
“吴老板,你对我选歌没什么要求吧?”
被张艺兴叫老板,有点生硬的诡异感啊,吴世勋想了想还是说:“艺兴哥,你可以叫我吴世勋或是世勋,叫我老板,感觉有点奇怪。”
“哈哈,那我可以和你哥一样叫你小奶包么?”
吴世勋一脸黑线地说:“不行。”
在心里诽谤自己亲哥一百遍,并且开始怀疑吴亦凡是不是把自己小时候尿床的事都和张艺兴说了。
“那……世勋?”
“恩。”
“我先去台上简单地练下了啊?”
“好的。”
“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我。”
“好的。”
张艺兴态度挺严谨的,这点吴世勋倒是没想到,他本来觉得,张艺兴来KING跳舞,其实是吴亦凡换了个方式的包养,结果人家主动提前来熟悉舞台,还让自己提意见,他现在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太龌龊了。
张艺兴一边听着音乐,一边晃到舞台上,他先是沿着舞台走了一遍,然后站在中心位置环顾了一下四周,看够了,才把手机的音乐调到最高,放在舞台边缘,随着音乐开始跳舞。
没有灯光,没有眼妆,没有鼓噪的人群,吴世勋才发现张艺兴的动作是那么干净利落,每一个动作,带动了身上的肌肉,可以看得很清楚肱二头肌,胸锁乳突肌,斜方肌……这还真不是小白脸,张艺兴是有真材实料的。
张艺兴跳完了,走到舞台边,把手机的音乐关了, 然后,坐在地上,看着吴世勋。
“世勋啊,大概就是这样,晚上表演可能会即兴加一小段,然后,还会更性感一点。”
“恩,其实我也不太懂啦,我看听好的。”
“如果觉得可以的话,那我以后就准备这种类型的舞了。”
“可以,舞台或者是伴舞需要什么调整吗?”
“没必要,我一个人就能炒热气氛了,只是,我希望我表演的时候,舞台边多一些工作人员,防止有人太嗨会冲上舞台。”
“这个肯定会的。”
“除此之外,我也没什么要求了,哦,我不接受陪酒什么的,你应该懂得吧?毕竟,你哥给我价格里不包括陪酒这一项。”
“恩。”
吴世勋替亲哥花的这一百万心疼了一下,这一百万还真的是纯跳舞,没有其他附加服务啊!
“平时KING是你在管还是你底下的主管在管?”
“我吧?”
“那我以后来跳舞的话,会提前三天发信息给你的。”
“好的。”
张艺兴休息够了,从舞台上下来,拿起可乐咕嘟咕嘟喝了大半,吴世勋在近处才看见他身上的背心湿透了,身上全是汗,张艺兴扯了几张餐巾纸擦了擦,然后,穿了外套。
“在干吗?”
“回我哥信息。”
“恩?”
“我把你跳舞的视频发给他了。”
“哈哈。”
“然后,他就疯魔了,然后,他还说要过来。”
“啊?”
“他还说要送你东西?”
“什么?”
吴世勋扬了扬手机,无奈地说:“他没说。”
“算了,我也不要他东西,我先走了。”
张艺兴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不太想遇见吴亦凡,吴世勋急忙抓住他,要是让张艺兴跑了,他哥非得吃了他不可。
“等等吧,我哥都在来的路上了。”
没法拒绝,张艺兴只好又做坐回位置,玩着手机,和吴世勋扯些有的没的。
“你为什么出来开酒吧,不和你哥一起在公司做啊?”
“我哥不准,而且,我也不懂。”
“哎呦,你是他弟,还需要懂什么啊?”
“你不知道我哥公司里的业务很多,很忙,我去也帮不上什么忙,而且,我觉得我能力不够,也帮不到什么。”
张艺兴玩着游戏,挑了下眉。
“那你这个酒吧,现在应该步入正轨了吧,收支平衡了么?”
“收支平衡倒不是什么问题,主要是回本周期挺长的。”
“开酒吧,投资大,当然不容易回本了,你以为卖煎饼啊,随便支个摊就行了?”
“这倒也是,你跳舞这么好,是专门学过的吗?”
“算是吧, 高中到大学一直在学,还参加过比赛……不过,学这个,对身体的劳损挺大的,现在也只是随便跳跳了。”
“随便跳跳也是挺好的了。话说,我哥要给你什么啊?”
“你问我,我怎么会知道?”
“……”
“你哥会不会送我乳环?”
“什么?乳、乳环?”
“你哥是不是有这个特殊癖好?”
吴世勋觉得仿佛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一般,他盯着张艺兴,张艺兴迟钝地没有发觉。
“我虽然是他亲弟,但我怎么会知道他的性癖?”
“哈哈哈,你看你的表情都吓懵逼了!”
吴亦凡老远就听到张艺兴的声音,走进酒吧,才看到吴世勋和张艺兴一人横躺在一个沙发上玩手机。
“哥,你总算来了。”
张艺兴也跟着吴世勋站起来,他懒洋洋地伸了手,吴亦凡问“干嘛?”
“你不是说要给我东西么?不然我伸手还和你握手啊?”
吴亦凡撇了下嘴,有点无奈地从口袋里套了个绒布盒子出来,放在张艺兴的手上,张艺兴盯着精致的外壳半天,还是没打开,扔进背包里,打算走人。
“不打开看看?”
“还是不用了吧。”
“恩?”
张艺兴看了眼吴世勋,吞吞吐吐地说:“外一你真送了乳环怎么办?你弟还在这呢,我给你留点节操啊。”
吴亦凡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顿时跳了一下,崩溃。
“你给我现在就打开!”
发觉自己把吴亦凡逗得快濒临崩溃了,张艺兴急忙掏了那个盒子,打开,两粒……袖口,吓他一跳,刚打开的时候,眼花真以为是两颗乳环,还好是袖口,看完了东西,张艺兴把盖子一盖,又打算走了。
吴亦凡没说什么,吴世勋又忍不住开口问:“艺兴哥,你没啥要说的?”
“恩?哦,谢谢你啊,吴总。”
“艺兴哥,不愧是酒吧头牌,见过世面的啊。”
“恩?哥我怎么听不懂了呢?”
“这个是Fabergé的古董袖扣,上面的钻石和蓝宝石都是真的,五六万呐!”
张艺兴还真没想到这小东西竟然这么贵,一开始也就估摸着大概三四万,被吴世勋这么一点,有点尴尬,吴亦凡倒是挺淡定地说:“小兔崽子,别多嘴,艺兴,拿着走吧。”
张艺兴的脸抽搐了一下,这么贵哪敢拿啊?
“这个,其实吧,这个我平时也不穿正装的,也没必要送我袖扣。”
说着,张艺兴要把东西还过去,吴亦凡不高兴来了,也不伸手去接。
“你没西装?我带你去买。”
“喂喂喂,好吧, 我只是开玩笑,好吧,东西我收下了,谢谢啊。”
张艺兴看到吴世勋一副你们有奸情的表情,急急忙忙收了东西,就逃走了,一口气踩了油门离开KING,心跳莫名变快,看着被扔在副驾驶的袖口,张艺兴有种莫名地生气的感觉。
手机指示灯闪了下,张艺兴在一个路口的红灯间隙看了下手机,一条来自吴亦凡的短信——“后天有空么,陪我出席一个酒会。”
“我不会喝酒。”
“没关系,来就行。”
“那好吧。”
“记得用我送你的袖口,后天我会去接你。”
“恩。”
发完信息,正好,漫长的红灯结束,张艺兴启动了车。

评论(3)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