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喜欢周江、叶蓝,以前比较萌迪云、忍迹、XS,真人CP已不萌,写完国王皇后,就退圈。另外就是,除了肉,我也不会写啥了。

国王皇后,各自为政10

张艺兴到家,打开盒子,取出这一对袖扣,仔细端详,这个袖口真是设计的特别奢华,蓝宝石纯粹莹润,钻石细碎璀璨,不愧是当年俄罗斯的宫廷传奇珠宝大师Fabergé出品的袖扣,这个在欧洲古董市场应该会炒得很贵吧。
后天要去酒会,张艺兴挺有先见之明地打开衣柜,上个月定制的Dior Homme那套西装衬衫还没穿过,就穿它吧,其实张艺兴觉得最没必要买的就是西装了,买了一年也穿不到几次,却还是要每个季度定制一两套新款,不然遇到这种突发情况再去买也来不及了。
张艺兴把袖口放在袖子上比了下,还不错,挺合适,就这么着吧。
想好了那天穿什么衣服,张艺兴就安心了,把袖口随手放在了衣帽间的橱柜里。
看了下时间,六点多了,张艺兴看了下中饭,洗了点青菜,拿了两个鸡蛋,找出中午的剩饭,将就炒了一份炒饭吃了。
吃完饭,张艺兴慢悠悠地躺在沙发上,玩了会手机,才起身去收拾桌上碗筷,一阵哗啦啦的水声,一个人,可怜的几样的锅碗瓢盆飞快地洗完,手有点皱皱的,张艺兴擦干了手,和宅男一样又窝到床上。
笔记本开了,放在一边,张艺兴偶尔会看一下店里面的监控画面,毕竟还是要远程操控一下的。
酒足饭饱,开始有点打瞌睡,张艺兴也没强打精神,就顺着眯了一会儿。
迷迷糊糊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,张艺兴看见了以前学校的时光,每天早晨,他们跑三千米,和同学一起充满活力地打闹。
转眼间,又看到了刚来QUEEN时的情景,那个时候鹿晗已经快放弃这酒吧,张艺兴看到QUEEN的时候,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容身之所似的,后来,他挽救了濒临转让命运的QUEEN,渐渐地在这里认识了很多人,各种各样,有令人厌恶的,令人着迷的,令人怜惜的,令人恐惧的,令人……
房间的灯刺激着张艺兴,他睡不安稳,辗转反侧,手机响了,他很快清醒过来,看了下来电显示,凌云。
“喂,艺兴哥,是我凌云。”
“呵呵,怎么,都快期末考试了,还有空打电话给我啊?”
“我之前不是参加一个全国化学竞赛么?”
“恩?有结果了?”
张艺兴有点激动,翻了个身,做好,等着听好消息。
“哥,我得了二等奖!”
“真的?!”
“哥,谢谢你送我去这么贵的培训班。”
“没事没事,本来也只是送你去提高下,没想到效果这么好,再说了,你哥我本事大得很,这点钱,还是有的。”
“然后,现在有人联系我们老师。”
“怎么了?”
“说想要提前录取我,连高考都不用参加了。”
“啊?提前录取啊,有哪些大学联系你了?”
“也有不错的,但是……”
“但是没你中意的吧?”
“恩,我想念政法大学。”
“哎……这个东西,我也没法给你什么实质性的建议,怕弄不好,反而害了你。”
“没事,我就是告诉哥你这个好消息,反正还有一个月可以考虑。”
“恩,真没想到,你这么聪明啊,对了,我最近可能会很忙,我怕忘了打生活费给你,这样吧,我直接给你打两万,有什么需要的直接买吧。”
“哥,不用给我这么多,我可以自己打工。”
张艺兴心疼了一下,天马上就冷了,这孩子衣柜估计还是那几件衣服吧,根本舍不得添什么衣服。
“我给你了,你就给我好好地用,马上天冷了,衣服什么的该买的买起来,别冻出病了,如果还有人欺负你,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或是报警,知道了么?”
“恩,知道了。”
“你那个学校的事,先别着急,我去问问别人,过几天有空我们面谈好么?”
“好,艺兴哥……”
“怎么了?”
“谢谢你。”
“别说谢谢了,真奇怪。”
“恩,晚安。”
“晚安。”
挂了电话,张艺兴还在微笑着,听到了不错的消息呢,紧接着,手机消息又提示了,张艺兴看到凌云通过微信发了一张他获奖的证书的照片,张艺兴点开大图,认认真真地看,特意又看了下凌云的名字,然后才回了一个大拇指的表情。
张艺兴打开支付宝,给凌云手上的那张银行卡打了两万块钱,然后,又打开了淘宝,看起了男装,打算给凌云买件外套,他随意地翻来覆去地看,想了下凌云的脸,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两年前,15岁未发育的样子,娃娃脸,真是可爱到不行。
实在是对买17岁小孩的衣服没什么经验,张艺兴看了好一会儿,然后,他在自己喜欢的牌子里挑选,大都有点不太适合学生在校穿的样子,哦,这件宝姿的呢外套似乎还挺适合凌云那个年纪的,质感也不错,款式特别适合凌云的身形,仔细选了尺寸,果断下了订单,地址就写了凌云的。
买完以后,张艺兴又看起了其他东西,最近比较忙,也不知道凌云缺什么,就买了一些应季的东西,从头到脚,就差帮他把内裤都买了。
买了零零总总十几个快递,张艺兴大概看了下,哎,真有一种养了个娃的感觉,好吧,连家长会都去了,还有什么好顾忌的。
正在翻看淘宝,接了一通吴世勋的电话,聊了聊明天晚上的演出,他吞吞吐吐地问了自己喜欢什么花,张艺兴笑着说干嘛,还给我送花哪,别准备了,我没那么多讲究,吴世勋还是坚持问,只好说随便了。
张艺兴隔天到KING以后才发现,里面已经被重新布置了,他提前到了打算再练一会儿舞蹈,结果,舞台还没布置完。
吴世勋站在二楼监工,看到张艺兴来了,就喊了一声,张艺兴抬头一看,得了,反正也没法上台练了,就也跑去二楼,找吴世勋聊天了。
“艺兴哥,不好意思,这个还没布置好。”
“你运这么多花,干嘛?”
“哦,我弄了个鲜花主体。”
“这是什么鬼?你想的?”
“我请策划师设计的,怎么样?”
张艺兴托着下巴环顾了下四周,斟酌着怎么开口。
“世勋啊,我是男人。”
“恩,我知道啊。”
“你给我舞台放这么多花作甚?”
“这个花也……不影响吧。”
“行行行,你是老板,你有理。”
吴世勋忽然想起什么,又仔细上下打量着张艺兴,张艺兴莫名其妙歪着头问:“怎么了?”
“哥,你就穿这样上台?”
“恩,不行么?”
“也不是不行。”
张艺兴这身倒不是说不行,只是太素净了,如果不是他化了一个浓妆,把有可爱印花的衬衫纽扣解了三颗,吴世勋真不觉得他是来夜场跳舞的,倒像去上晚自习的。
“没事干的话,我就在这里晃悠了啊?”
“恩,艺兴哥,我二楼有你的休息室,我带你去认下路。”
“行,谢谢啦,这么周道,还准备了休息室。”
“毕竟离开场时间还早,总不能让你一直在这里晃悠吧,休息室里,有一个小的躺椅,你可以休息下。”
休息室比较远,在走道的尽头,张艺兴一个人一个休息室,对面,是其他员工的休息室,也算是很照顾的了,张艺兴放下东西说谢谢,吴世勋摆了摆手,匆匆忙忙又去监工了。
张艺兴把门反锁了,打量了下四周,没有摄像头,这和QUEEN不太一样,QUEEN按照他的要求,连休息室都装了监控,主要是之前有过员工柜被盗的事情,所以,干脆就装了监控。休息室不小,因为二楼是包厢区,所以,员工的休息室其实就是由包厢改建的,但是基本的东西还是有的,一张双人沙发,茶几,还有躺椅,右边甚至还有一个梳妆台,张艺兴真的是震惊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给女人准备的休息室,不过,他倒挺淡定的,还真坐在梳妆台前照起来了。
在休息室东摸西摸了一会儿,六点都到,想到待会儿的演出是九点,张艺兴就崩溃了,也不好意思现在走人,他干脆地弄了个闹钟,就睡了起来,张艺兴以为会睡不着,但是真没想到,包厢隔音还可以,现在人不多,也不吵,他很快就困了,躺沙发上就睡着了。
吴亦凡早就知道张艺兴今天回来表演,吃完饭就到了KING,他从后门进了KING,直接上了二楼,拧了下门把手,恩,打不开,吴亦凡只好敲起了门。
张艺兴迷迷糊糊的,睡得有点昏沉,好不容易醒来,有点懵地去开门,看到吴亦凡捧着一束玫瑰花站在外面,他下意识地就关门,吴亦凡眼疾手快地抵住门,大概一秒后,张艺兴松了手。
“哦,吴亦凡啊。”
“你刚刚是什么情况,为什么看到我就关门?”
“没有啊。”
“明明有。”
张艺兴用敷衍的口气说:“哦,那就是你太帅了,我被吓懵了。”
“送你的花。”
张艺兴没接。
“不喜欢?”
“也不是。”
张艺兴伸手接了,就把花放桌上了,明显还是不喜欢。
“你之前在睡觉?”
“恩。”
张艺兴是明显刚睡醒,还有起床气,说话也特别短。
吴亦凡好笑地摸了下张艺兴的脸颊,张艺兴没躲,却一脸郁闷地看着他,吴亦凡说:“你睡得脸上都有印子了啊。”
吴亦凡起身端了两杯热水,一杯递给张艺兴,张艺兴伸手接过,捧着,一小口一小口地喝,吴亦凡在一旁说些有的没的,就差把家里养的狗吃的什么狗粮和他说了,过了好七八分钟,张艺兴似乎才缓和了,开口道:“你这么早来干嘛?晚饭吃了?”
“恩,特地早下班了。”
“干嘛,又不是没见过我跳舞。”
“第一次在KING跳啊,给你捧捧场。”
张艺兴瞥了他一眼,然后翻了个白眼。
“干嘛不稀罕?”
“哦,谢谢了。”
张艺兴打开背包,拿了一个小包,走到梳妆台前坐下,把里面的东西一点一点拿出来,吴亦凡才发现那是化妆包啊,张艺兴用吸油纸把脸上的油光擦干净,然后在手背上挤了点粉底液,指尖蘸取少许补妆,最后重新扑上蜜粉,最后,他拿出一只浅色口红,正欲补妆,却见吴亦凡走上前,接过,张艺兴纳闷地看着他,吴亦凡低声道:“我来。”
张艺兴调笑道:“你会吗?”
吴亦凡弯腰,右手中指沾取了口红,左手,抬高张艺兴的下巴,温热的、粗糙的手指触及了张艺兴柔软的嘴唇,将颜色慢慢地铺开,张艺兴抬眼看到吴亦凡专注的眼神,忍不住勾起嘴角,却又极快地隐去,抿了抿嘴,然后推开吴亦凡。
“你脑子又有病啦?”
“恩?我以为你会……”
张艺兴接着问道:“很高兴?”
“对啊。”
张艺兴又白了他一眼,没吭声,把东西又收起来了,看了下时间,还早,和吴亦凡这个如狼似虎的人共处一室,张艺兴还是有点不稳妥,干脆就起身说:“时间还早,我们出去看看外面布置成什么样了。”
“行。”
到了一楼,张艺兴看到楼下已经布置好了,八点开始有了少量的人,有的在吧台买醉,有的只是在物色一夜情的对象,有的只是和身边的朋友慢慢地闲聊,张艺兴闻到一阵花香,他环顾四周,每个角落和桌上都点缀了鲜花,真是大手笔,张艺兴看到门口似乎多了一个展架,他假装闲逛路过的样子,看了眼宣传展架,然后回头问吴亦凡:“这个照片什么时候拍的?”
“我拍的,是不是拍的特别好?”
“……”
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,张艺兴扶额,宣传海报做的不错,那是一张他正在跳舞时的抓拍,挑着下巴,嘴唇微张,灯光从上打下,周围是散落的扑克,上面写着一行字“国王皇后,黑桃红心”,张艺兴把这次的主题概念猜了个大概。
“你们这次策划也太老套了吧。”
“我觉得还不错啊。”
“呵呵。”
“不喜欢这么宣传,那我让人把这个宣传架撤了吧。”
“算了,放这吧,你都花了那么大把钱了,我还好意思让你白花啊?”
张艺兴绕过展架,不打算再谈论这个话题的样子,吴亦凡也知道张艺兴其实就是刀子嘴巴豆腐心。
“明天……还要陪我去酒会,你会不会太累了?”
“所以我今天跳完舞就回去了啊,倒是你,这种宴请酒会什么应该天天都有吧,小心肝出问题啊。”
“哈?你有资格说我,酒吧店长。”
“我喝的反正没你多,再说,我也吃解酒药,加速酒精分解。”
“恩?我也吃啊,澳洲的XX。”
“那个牌子我吃过,效果不错,就是有点贵,像我这种喝的这么多,得喝之前吃一粒,之后还得再吃一粒,一共就几粒,两三天就吃完了,我现在吃日本的XX,醒酒效果也不错,而且,宿醉不头疼。”
“嗯?这么好?”
两人莫名其妙地在解酒药上找到了共同语言,殷切地交流起来,张艺兴笑着说:“下回给你带一包啊,不贵。”
说完,张艺兴才想到,眼前的人哪在乎这点小钱啊,不过,吴亦凡还一副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,他抬起手看了下手表,八点半了。
“还有半小时后不到,我就要上台了。”
吴亦凡和他站在舞池里看着舞台,然后,吴亦凡忽然冒了一句:“你说如果你只跳给我一个人看是什么感觉?”
“啊?会感觉很不咋的呗,我这种半吊子技术,不在酒吧,没有音响、灯光,平时看,也就很普通。”
“真的?我不觉得。”
张艺兴噗嗤笑出了声,拍了拍吴亦凡的肩膀。
“吴亦凡,谢谢你的抬举啊。”
吴亦凡似乎想说什么,但是还是没说。
“你待会儿也看我跳舞?”
“恩。”
“你坐哪?”
吴亦凡回头只了一个位置,张艺兴顺着一看,哦,是一个正对舞台的贵宾卡座,灯光昏暗,这么看,如果自己在这个舞台上跳舞,就好像真的只跳给他一个人看的一样。
“跳完,一起吃个夜宵?”
“好啊,我想吃烤串。”
“恩,那我在门口等你。”
“你穿了一身西装,还真肯陪我去吃路边摊啊?”
“这有什么关系。”
张艺兴用一种可惜的口气说:“可惜了这套定制西装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吴亦凡,你开车了没?”
“开了,在门口,车牌五个8。”
“哦,那待会儿我跳完了,你去车上等我拿了东西啊?”
“好。”
得到吴亦凡肯定的回答,张艺兴又低头看了下时间,还有十分钟,音响师已经开始校音了,DJ开始做一些热场,张艺兴大概地做了下拉筋预热动作,然后,伸展了一下身体,才和吴亦凡说:“那我先走了啊。”
“恩。”
张艺兴朝着舞台走去,吴亦凡朝卡座走去,两人在人逐渐增多的舞池里慢慢地远离,音响里放着一首悲伤的快节奏情歌,每个人的表情变得陌生而又复杂。

评论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