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喜欢周江、叶蓝,以前比较萌迪云、忍迹、XS,真人CP已不萌,写完国王皇后,就退圈。另外就是,除了肉,我也不会写啥了。

国王皇后,各自为政11

文中出现的服装品牌,都是张艺兴现实中穿过的~还有就是,这个小说里,会出现很多原创名字,如果不喜欢我随便取得名字,可以留言给我,我会酌情用你们提供的名字。有人我问我多久更新,我也不知道,我能给的建议是,收藏这文,过半年再看,这文不到十几万字估计完结不了。提前说下,本文完结后,随便二转二改。不用写我名字,也不用再问我了,我都同意了。最后,“感谢”lofter的和谐系统这么强大,本来好几章前就要写肉了,被活生生地和谐到我改写清水了,我当年可是被叫肉娘的啊!


张艺兴舞还没有跳完,吴亦凡就已经离开了位置,默默地到外面,启动了车,抽着烟慢慢地等着张艺兴,他拿着手机还在看刚刚拍的照片,朦朦胧胧,只能看清张艺兴在霓虹灯下的动作,环绕着的人群变成了衬托的黑影。
车窗传来了轻叩,是张艺兴,吴亦凡解了锁,张艺兴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,吴亦凡侧脸打量了下他,脸上身上有一层汗,喘得很厉害,似乎很累的样子,张艺兴把东西稍微整理了一下,就把背包扔到后座上了,然后就听到吴亦凡低声地笑了出来。
“干嘛?”
吴亦凡手指了下张艺兴的耳朵,张艺兴纳闷地摸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有点尴尬地说:“是他们起哄非逼着让我带的。”
“玫瑰花,很适合你。”
“……”
吴亦凡掏出手机,打开照相机。
“张艺兴,给我拍张照。”
“才不要!”
“乖……很好看的。”
张艺兴愤愤地把玫瑰花从耳畔取下,吴亦凡皱着眉头“哎”了一声,很是可惜的样子。
“就拍一下下,不会给别人看的啦,我一个人私藏的。”
张艺兴没做声,吴亦凡就当他默认了,将玫瑰花又重新插在张艺兴的耳畔,玫瑰花温润的花瓣依靠在白皙的皮肤上,显得有些妖冶,镜头有点暗,吴亦凡开了闪光灯,咔擦,张艺兴歪着头问:“拍好了么?”
“恩。”
“给我看看。”
“不给。”
吴亦凡收了手机,就启动了车,张艺兴在旁边吵吵闹闹,吴亦凡冷不丁来了句:“渴不渴?”
“啊?”
“给你买了一杯热饮。”
“你倒是有心了啊,谢谢啊……”张艺兴喝了一口,就皱了眉嚷嚷:“卧槽,吴亦凡,你想毒死我啊,这是什么东西啊!”
“热茶。”
“尼玛,我只想喝可乐或者奶茶。”
“那个对身体不好。”
“不管,我想喝可乐,我想喝奶茶,我想喝可乐, 我想喝奶茶……”
张艺兴足足循环了半分钟,也不见歇的。
“张艺兴,如果你不想在车里被我上了,就给而我停止耍脾气。”
“切,你整天就只会拿我的菊花威胁我!”
“你有意见?”
“没有,大哥。大哥,你好,大哥,再见。”
吴亦凡被张艺兴说的再次无语,只能不服憋着了,过了一会儿,是张艺兴主动挑起了话题:“吴亦凡,咱们去哪吃啊?”
“建设路那有家不错。”
“哎呦,看不出来,总裁你也吃过烧烤啊?”
“偶尔陪世勋出来吃过。”
“好吧……”
张艺兴用纸巾擦着身上的汗,然后穿了外套,一副安心的样子窝在位置上,张艺兴看着正在认真开车的吴亦凡,忍不住拿了手机,悄悄拍下他的侧脸,侧脸的棱角好看得惊人。
吴亦凡很稳地在路边停了车,熄火拔钥匙,就准备下车了,张艺兴震惊地说:“喂,你怎么在大路边上就停车了啊?”
“没车位了。”
“停这会贴罚单啊。”
吴亦凡替张艺兴开了车门,看他还犹豫不决的样子就说:“下车,贴张罚单不就一百块钱的事,你还觉得我付不起?”
张艺兴翻了个白眼,就说:“钱多给我!”
“恩,你嫁给我,我就给你。”
“给我说人话。”
“哦,那你什么给我艹?”
“尼玛,你还是闭嘴吧。”
张艺兴和吴亦凡挤在摊子边选着烤串,油烟熏的张艺兴呛了一下,吴亦凡默默地把他拉选了一些。
“老板,给我四十串五花肉,微辣!”
“好嘞,帅哥。”
老板熟练地接了盘,准备开始考,估计等到上菜要有一会儿,张艺兴和吴亦凡挑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,张艺兴拿了纸巾擦起了有点油腻的桌子,擦完了,和吴亦凡说:“袖子别随便蹭这边的东西,油得很。”
吴亦凡本来想说这套西装回去也不打算再穿,直接就扔了,但是听到张艺兴这么叮嘱,又觉得有些可惜。
两人在角落闲扯,多数时间都是张艺兴在唠叨,不停地碎碎念,吴亦凡也不觉烦,反而很喜欢,烤串端上来了以后,张艺兴不说话了,绝大数时间都在吃。
“张艺兴!”
张艺兴抬起头,看是谁在叫自己,他抬头,才发现是六千万的兄弟陈伦,身后跟着两个小年轻,张艺兴招呼他们过来。
“陈伦,你这是去哪啊?”
“哎,别提了,有个老板欠钱跑去浙江了,我们要去要钱呗,先去他老家看看,没人就去浙江。”
“哎呦,还挺忙的啊,我也不耽误你们了, 兄弟我这里正好有一盘刚烤完的烤串,边走边吃呗。”
“还是你够意思。”
“老板,来三瓶啤酒。”
陈伦端着盘子也不客气吃了起来,张艺兴拿了三听啤酒,塞给了他身后的小年轻。
“替你大哥拿着哈,吃烤串口渴。”
“张艺兴,你真他妈贴心!哎呦,这烤串味道真不错。”
“都是兄弟哈,也不耽误你办正事了,你带着小兄弟忙着去吧。”
“恩,走嘞。”
从张艺兴把桌上唯一一盘烤串给了陈伦开始,吴亦凡只好放了筷子,偏着脸看着他,张艺兴低头看到吴亦凡这幅样子,问了句:“干嘛?”
“你都把烤串都给别人了,我还能干嘛?”
“大帅哥生气了?”
“没有。”
“别生气了啊,反正我刚刚也不饿,让老板重烤一份,再等会儿呗。”
张艺兴看着吴亦凡耍脾气的样子,真心觉得好笑,真没想到他会像小孩子一样因为这么一件小事生气。
“陈伦,是我还算比较熟悉的道上的人,他人挺好的,以前QUEEN有人闹事,一般都是他帮我摆平的,所以,我待他还算一直很客气。”
张艺兴看吴亦凡还是没反应,但是,张艺兴是知道他一直都在认真听的,于是他接着说:“难得遇到,身边也没什么好东西,只好送他一盘烤串了,有点寒碜来,还好他不介意。”
说完了,张艺兴就安静地等着老板上菜了,夜里起了风,张艺兴抖了抖,把手缩进袖子,吴亦凡伸手抓了他的手,静静地替他暖手。
“下次多穿点。”
“我今天穿的还好吧,也不少啊。”
对于一个男人帮他暖手的这种暧昧事,张艺兴表现得很淡定,或者是,一副很适应的样子,吴亦凡给他任劳任怨地暖着左手,他右手闲不下来地去刷微博,看到一个话题,忽然就笑了,吴亦凡便问:“怎么了?”
张艺兴把手机递到他面前,努了努嘴说:“喏,你看这个话题:北方过冬靠的是暖气,南方过冬靠一身正气,笑死了好么。”
不知怎么的,看到张艺兴笑开了,吴亦凡忍不住也跟着笑开了。
两人正笑着,老板上了烤串,张艺兴很自然把左手从吴亦凡的手中抽出,开始狼吞虎咽,他还真是饿了,主要晚饭吃的比较早,又跳舞又等了那么久,早就饿啦,吴亦凡倒不饿,斯条慢理地看着张艺兴吃,帮他开了一瓶可乐,张艺兴接过就是一大口。
“尼玛啊,这也太辣了啊,老板手抖了吧,我和他说是微辣,结果还放这么多辣。”
“我让他再重做一份吧。”
“神经病啊,别浪费钱,我多喝点水就行了,你把我当女人啊?”
吴亦凡飞快地回答:“没啊。”
张艺兴叼着一块肉,眯眼看着他,吴亦凡心里稍微有点发虚,因为回答的太快了,有点假。
“吴亦凡,我是男人。”
“我知道啊。”
“恩,知道就别整天想着我的屁股。”
“干嘛,还不准我想啊。”
“哼。”
“不想就不想,以后直接摸。”
张艺兴摆了个傲娇脸,吴亦凡喜欢得忍不住伸手掐了掐他的脸。
“别掐脸啊,小心我腮帮子里的烤串喷你一脸啊。”
“……”
吴亦凡有些遗憾地松了手,张艺兴继续和食物奋战,冷风吹过,他抖了抖,还继续吃,吴亦凡问:“还剩一点,要不带上车吃吧。”
“恩?可以么?”
“你都快冻成小傻逼了,快拿着上车吧。”
“好嘞。”
张艺兴屁颠屁颠地跟着吴亦凡上了,在宾利里吃烤串,之后,这味……估计吴亦凡会崩溃吧,吴亦凡打开电台,慢慢地开着车,张艺兴低头真继续吃起了烤串。
等到张艺兴快吃完的时候,吴亦凡才慢慢地加档提速,张艺兴拿了餐巾纸收拾。
“别收拾了,明天直接送去清洗好了。”
“我吃个烤串的成本也太高了吧。”
“反正爷我有钱。”
“行,你有钱你有理,快到我家了啊。”
“恩,回去早点睡。”
“恩,谢谢啊。”
张艺兴把吃完烤串的垃圾捏手上,准备起身下车,屁股刚离开座位,就被狠狠地色情地摸了一把,张艺兴黑线地俯身警告:“你信不信我把垃圾扔你脸上。”
“摸摸而已,以后还会插进去,那你岂不是要杀了我。”
“……”张艺兴被吴亦凡的无耻震惊了,他先是无语了一下,后来才说:“变态啊你。”
“恩。”
“我走了,我不和你胡扯了。”
张艺兴笑着甩上车门,扔了垃圾,就上楼,吴亦凡看着他清瘦的背影直到看不见,才启动了车离开,电台里换上了下一首歌:魔鬼中的天使。

评论(2)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