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喜欢周江、叶蓝,以前比较萌迪云、忍迹、XS,真人CP已不萌,写完国王皇后,就退圈。另外就是,除了肉,我也不会写啥了。

国王皇后,各自为政12

“叮。”
酒杯轻轻碰撞在一起,发出了清脆的声音,把吴亦凡飘远的心思唤回,他看着远处在人群里的张艺兴,一副如鱼得水的样子,心里很不是滋味,偏偏自己也被一群人缠得脱不开身。
张艺兴听了面前人说的话,笑了起来,露出了单边的酒窝,吴亦凡下意识地捏紧了酒杯,香槟在口中变了味。
张艺兴躲过第二个约炮搭讪的人,还好不是在酒吧,在名流汇聚的酒会上,大家都还算顾及脸面,不会在这里做的太难看,所以张艺兴其实还算挺放松的,在这还遇到不少认识的人,这些非富即贵的名流本来张艺兴也是没什么机会认识的,只是当年陪鹿晗来了很多次,慢慢地也认识了不少人,也有过业务往来。
“诶,这不是鹿晗家的小张么。”
张艺兴笑着摇头。
“周总又在开玩笑了。”
“鹿晗那小子捡了个宝啊。”
“周总这话说的,好像我是鹿晗随便从垃圾堆里捡来似的。”
“听说,你们不仅做酒吧,还打算做其他的?”
“这我不知道啊,毕竟我就是帮他打理打理酒吧的。”
“小子,嘴巴挺紧啊。”
“周总,我是真的不知道啊,那你呢?忙着房产,还想来这我这分一杯羹哪?”
“房产也做的有些腻了,换个行当也不错啊。”
张艺兴无语地举着杯子,很郁闷地想:哼,还不是最近房产业越来越难做了,所以想抢我生意了么,真是……吃屎去吧!
“周总,真是不给别人活路啊。”
“哈哈,希望有机会能合作。”
“周总真是太抬举我了。”
周东润拍了拍张艺兴的肩膀,摇了摇头,说道:“张艺兴你这小子,油嘴滑舌,其实一肚子坏水吧。”
“诶?周总怎么这么说我,我好伤心啊。”
周东润推了推他,轻声说:“话说,最近有空一起下副本啊?”
“恩?”
“我买了新的装备,有空给你看看!”
张艺兴眼睛亮了起来,起劲地问:“什么什么?”
“全区只此一件。”
“卧槽,大神快带我飞。”
“哈哈,晚上有空新副本通关啊?”
“行。”
在所有打过交道的人当中,张艺兴还算是和周东润关系比较好些,因为两人都喜欢打同一款游戏,所以有些熟悉,不过,熟悉归熟悉,生意场上两人可都互不让步。
两个人聊得正嗨,忽然有一道低沉的声音插了进来:“周总,在聊什么呢,这么开心?”
“这不是吴总么。”
周东润礼节性地敬了一杯酒,熟稔地寒暄:“真是难得能在这种酒会上碰到吴总啊,艺张艺兴,这是吴总。”
“哦。”
张艺兴停顿了一下,尴尬地说:“我认识他,我今天就是和他一起来的。”
周东润略惊讶,随即很自然地调侃道:“好啊,你小子,竟然背着我勾搭上了吴总了啊!”
“哈哈,所以你是吃醋了么。”
周东润笑着接话:“是的,镇江一年份的醋我都吃了。”
张艺兴被逗笑了,两个人咯咯笑个不停,吴亦凡莫名有些不爽的感觉,但又不知如何融入他们的话题,莫名暴躁起来。
“吴亦凡,你那边应酬都结束了?”
“恩。”
“可是那边的女的都还如狼似虎地盯着你呢。”
“……”
吴亦凡没回答,内心却在默默地说:难道你没发现我如狼似虎地盯着你?
“吴总,之前我和你提过的那笔生意,有没有兴趣?”
“哦,就是码头那个?那个风险有点大。”
“年轻人这么保守,可是不好的,你确定不要和我合作?”
吴亦凡眯了眯眼睛,还是没做声。
周东润也没有勉强,轻松地说:“既然你没意思,我去找别人啦,你可别后悔。”
“最近公司投资项目在规划重整,所以……”
“好吧好吧。”
周东润看吴亦凡不感兴趣的样子,和张艺兴说了下,就先离开了,张艺兴看吴亦凡似乎没有要说话的意思,就拿了手机看游戏群里的消息。
吴亦凡盯着张艺兴玩手机,不知道该聊什么话题,过了好一会儿他来了一句:“走不走?”
张艺兴从手机里抬起头,一脸震惊道:“这么快?我们才刚来没多久。”
“无聊,走吧。”
“所以,你是来干嘛的?”
吴亦凡没吱声,心里却默默地说,我来这种酒会,就是找个借口把你约出来呗。
张艺兴看吴亦凡确实一脸郁闷,板着脸,只好说:“那走吧。”
“好。”
吴亦凡回答的很快,让张艺兴有点不爽,张艺兴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侍者的托盘中,吴亦凡看见他袖口的宝石袖扣折射着微光,忽然伸手拉了一下他,张艺兴纳闷地看着吴亦凡。
“怎么了?”
“恩,没什么。”
吴亦凡尴尬地摸了下鼻子,张艺兴仔细瞧了瞧他。
“吴亦凡,你没事吧,一副魂不在身上的样子。”
“那个袖口……”
“哦,谢谢你啦。”
张艺兴抬手又看了一下,笑着道谢,因为笑的太灿烂,吴亦凡甚至想要开口问他还想再要什么,不过这样会显得太痴汉了吧。
司机将车停在门口,张艺兴上了车,司机扭头问了句:“少爷,回城西的别墅吗?”
张艺兴郁闷地说:“什么情况,我不用回家吗?”
“额,不是,那个……那个,先送艺兴回去,再回别墅。”
车里有些暗,吴亦凡说完话,就看到张艺兴那双亮晶晶的眼睛。
“干嘛这么盯着我?”
“所以,你刚刚是想做坏事了么?“
“谁说的?”
张艺兴给了吴亦凡一个高冷的呵呵,吴亦凡眼疾手快地捏了一把他的脸,张艺兴哀嚎了一下。
“干嘛。”
“调戏一下。”
“神经病。”
“你这么早就回家了?”
“怎么了?你还有力气继续嗨?”
“没有,就是想问问你回家自己一个人干嘛?”
“今天回去要看一下这半个月以来的营业额,然后,分析下,和老板汇报,大概就这样吧。”
“那挺复杂的。”
“恩,习惯了就好了。”
“明天我会去KING,你来不来?”
张艺兴锁了手机屏幕,觉得有点莫名其妙。
“当然不去。”
“咦?”
“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,想上班就上班,想翘班就翘班啊,我可是有正经工作的啊,我得留在QUEEN里招呼客人。”
“那我明天去你那,你一定要来露个面。”
“你来干嘛?又和狐朋狗友来嗨?”
“不是,生意上的朋友,一起来放松下,聊聊天什么的。”
“恩?你跑到酒吧来谈生意?”
吴亦凡笑着纠正:“不是谈生意,之前已经谈好了,只是来放松下。”
“OK,要不要我给你们预定包厢?”
吴亦凡停顿了一下,很果断地拒绝了,张艺兴一脸你不识抬举的样子。
“吴亦凡,别怪我没警告你哦,我们QUEEN可是人气很高的,不要我帮你留房间,小心没你地儿!”
吴亦凡笑着伸手要去搂张艺兴的腰,张艺兴躲了一下,明显有些不高兴,吴亦凡好笑地看着他的傲娇表情,抓了他的手说:“诶,别生气了,明天哥哥我去做你生意。”
“哼,记得开皇家礼炮。”
“哈哈,拉菲我都开啊。”
张艺兴白了他一眼,默默地说:“店里可卖不起82年的拉菲,要喝自己去买。”
“只要是你卖的,白开水当拉菲卖我都花钱买。”
“谢谢你了啊,金主殿下。”
“所以,给我摸个屁股啦。”
“休想。”
“那给我摸个胸啦。”
“做梦。”
“那我现在梦游了。”
说完,吴亦凡就把张艺兴拉进怀里,开始上下其手,搞得他面红气喘地抗议。
“吴亦凡,你是真不要脸。”
“嘿嘿,谢谢夸奖。”
“我还能更不要脸,你要不要试试?”
“信不信我让你断子绝孙。”
“艺兴,相信我,这样会毁了你的性福。”
两个人斗着嘴,却还抱在一起腻歪,忽然吴亦凡的手机响了起来,张艺兴从他的怀里离开,好让他接电话。
张艺兴侧着脸看吴亦凡接电话,吴亦凡笑着看了他一眼,接起了电话,却在听了没几句话就沉下脸色,与张艺兴的眼神错开,看着窗外飞驰的灯光,眼神有些缥缈,张艺兴盯着他俊美的侧脸看了一会儿,看他的电话似乎还要再说一会儿的样子,就低头玩起了手机游戏。
“东西必须按时到,否则……你应该知道吧。”
吴亦凡说完,就挂了电话,张艺兴听到吴亦凡挂了电话,就把手机放一边,凑近问:“什么货啊?这么神秘,难道是电视剧里经常说的白粉?”
“帮我妈弄的石头,谁让她最近爱上了赌石,所以,我托人从国外弄了一批不错的石头给她玩玩。”
“哎呦,没劲,我还以为是毒品什么的呢。”
吴亦凡又把张艺兴往怀里揽,故意在他脖子上吹气,张艺兴蜷缩着躲开,两人不知不觉都笑着打闹起来。
“要是开到不错的玉就送你块玩玩。”
“不用啦,送我这么贵的东西干嘛。”
“又不贵。”
“我觉得贵 。”
吴亦凡抱着人,笑了起来。
“你身上有牛奶香……”
“变态啊,别到处乱闻。”
“嘿嘿,好闻。”
张艺兴一脸嫌弃地推了推吴亦凡。
“到了,我下车了。”
吴亦凡从车里看着他,有点眼巴巴的感觉,张艺兴忍不住笑了,忍不住伸手想摸吴亦凡的头,想起两人其实也没那么熟,所以他很快地收了手,有点尴尬地说:“走了啊。”
吴亦凡笑着点点头,张艺兴进了楼,他示意司机开车离开,然后,他找出刚刚来电的号码又播了过去,电话被马上接起,吴亦凡听了一会儿,就抿着嘴,对方说完后,他轻声说:“恩,那就让他去个好地方吧。”
电话那头传来非常刺耳的哀嚎,然后,死一样的寂静。
吴亦凡掐断电话,黑暗中,他闭上了眼睛。

评论
热度(12)